武林当中有一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一口气,点一盏灯。”有灯就有人,叶问如是,而钱理群这个倔强的教育理想主义者,在他的“教育江湖”里,也将此话诠释到了极致。在理想和现实担当的深刻矛盾中,钱理群一直试图寻找一条“低调的理性的理想主义”的道路。

理想主义的磁铁

钱理群:他们是我相濡以沫的朋友
钱理群:他们是我相濡以沫的朋友
1998年介入基础教育:为了孩子
“很多著名大学教授和著名新闻学家其实都当过中学教员,像鲁迅就当过中学的老师,而且很多人像叶圣陶、朱自清等都是当过中学教师的,而且他们对中学语文的教育改革一直是非常热心的。”

全文>>>

一线有很多教师是有教育理想和良知的
“我始终觉得我和第一线老师的交往是一个双向的,一方面首先是我从他们的实践去学的智慧,另外一方面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他们帮助,这样形成了一种我称之为是相濡以沫的关系。”

全文>>>

播下的是龙种 收获的是跳蚤

钱理群的悲哀:播下的是龙种 收获的是跳蚤
钱理群的悲哀:播下的是龙种 收获的是跳蚤
一切不为应试教育服务的教育在中国难以立足
中国教育改革为什么出现大滑坡?因为既得利益者要维持现状。为什么素质教育搞不了,应试教育越来越猖獗,纠正一次更猖獗?要说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应试教育这种模式是最符合利益链条的。要改革,就要打破利益链条。

全文>>>

超越教育而言教育:静悄悄的教育成长变革
我提出来所谓“超越教育谈教育”,就是完全针对教育本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久而久之只会成为一个恶性循环,因为你只有根本的呼吁。实际上这不简单只是一个教育改革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经济体制、社会体制的改革。

全文>>>

中国教育面临前所未有的艰难

钱理群:中国教育改革很复杂 牵一发而动全身
钱理群:中国教育改革很复杂 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们在最缺少爱的地方坚持爱的教育
这些打工子弟学校的教师收入很低,没有保险没有尊严,还受到整个社会的歧视,然而就是这些人,他们在最缺少爱的教育的地方坚持爱的教育,在教师最没有尊严的地方维护教师的尊严,在教育最不公平的地方维护教育的公平。

全文>>>

异地高考:至少我们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现在整个教育问题的复杂性,过去简单认为就是政府的问题,其实不是这么简单,是很复杂的,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异地高考是很复杂的问题,不过至少现在是有进步的,各个利益群体都发声了,我们都听到了,接下来就靠政府的智慧去解决了。

全文>>>

以笔作刀刀更利 一声呐喊天下白

钱理群: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不迷不成家
钱理群: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不迷不成家
“中学是应试教育,大学是就业教育,这教育就完蛋了。”
我们的中学教育培养了这样五种人,第一种是权力就是一切,第二种为第一是全部目标,这两种到了大学就成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第三种为差学生,第四种为混世人格即随大流,第五种为极少数具有独立精神和思想的,这种人很孤独,但也正是我们的希望。

全文>>>

明知梦的渺茫 却偏要做梦
所有人都要经过这三个阶段,做梦,然后梦和现实冲突,最后在更高层面上回到做梦。这就是一个比较健全的人生发展,比较差的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梦,心里没有光明,没有对真善美的追求。那他一旦遇到现实之后就很容易妥协,更不用说老了再更好的做梦。

全文>>>

诗意与尊严的人生

钱理群十年一梦:永不止步的教育理想主义者
钱理群十年一梦:永不止步的教育理想主义者
做一个永远的批判者
钱理群从上世纪60年代就开始研究鲁迅,他说鲁迅“是永远不满足现状的,因而是‘永远的批判者’”,而“这样的体制外的,边缘的批判者,是十分难得而重要的”。遵从鲁迅的传统,钱理群自己也愿意做一名思想界的战士,一个永远的批判者。

全文>>>

活出诗意与尊严的人生
大学毕业后步入社会,大家就会发现社会比学校复杂千百万倍,会遇到很多外在的黑暗。所以在大学里要打好光明的底子,无论是知识底子还是精神底子。当你面对黑暗时,就可以唤醒你内心的光明,只有这样,你才能活出诗意与尊严。

全文>>>

结束语

“有一口气,点一盏灯”,钱理群老了,但他依然没有忘记那每个曾经让他满身风尘却痴心不改的教育理想,他依然没有忘记那些可爱的学生和可敬的一线教师,他依然会伏案写作,孜孜不倦。有人找到他,他依然会执笔起舞,或尖锐或深刻,或激越或理性。他曾开玩笑说,如果我死了,只要在我的墓碑上写上:这是个可爱的人。这个可爱的老头儿,我们希望他永远都拥有边走边唱的诗意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