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头条

高校招生暗战 北大清华再度打响名校生源争夺战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07-03 07:18

责任编辑: 卜凡

分享到:

字号: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在昆明也做了邻居。6月底,两校云南招生组先后入住同一家酒店,这里距离尖子生的摇篮——云南师大附中只有数百米之遥。一场招生暗战由此在“隔壁”打响。

6月29日,清华云南招生组发布微博:隔壁继续在干着挖墙脚的工作。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北京另一所名校招生组听到的答案是,其医学部今年在云南招到生源的最高分“只”排到了云南省的40多位。

这不是名校间的第一次招生“争夺”。无论是之前复旦大学和交通大学在2011年陷入的“志愿门”,还是“北约”(北大联盟高校)和“华约”(清华联盟高校)的自主招生竞争,每到盛夏之时,争抢生源这个话题总会引起一些口水。

在多名教育行业人士眼中,名校“争尖”就如同招生“唯GDP论”,突显出包括高考和高招在内的教育体制改革的紧迫性。

神秘的入住者

在忙完高考后,云南师大附中的谢老师一直没有停歇过,尤其6月中下旬,北大、清华云南招生组到达云南后,他又忙着给学生做参谋。今年高考,该校文科和理科分别有17名和18名学生进入云南省总分前50名。

清华今年继续增加在云南省的招生人数,文理科共计50名,创下历史新高;北大在云南计划招生62人。“谁都想得天下英才,这是可以理解的。”云南师大附中一名李姓副校长说,北大、清华录取的云南生源中,大约40%来自他们的学校。

“无论报考哪所学校,我们的意见都是参考,关键的还是学生自己的选择。”谢老师告诉本报记者。

影响学生抉择的不只是他们的高中老师。6月22日,北大云南招生组入住昆明一家四星级酒店,按照清华云南招生组微博的公开信息,其将于23日入住该酒店。但酒店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称,没有清华云南招生组的入住信息,当天,只有一位“师大附中”人士入住,但和北大云南招生组的房间在同一层。

从6月22日开始,来往该酒店的学生与家长渐渐多了起来,有一些学生和家长也干脆住在了酒店里,咨询高校招生事宜。

对于这样的招生方式,上述北京名校的招生办老师已经觉得不太适应。

“我从1984年开始接触招生工作,近几年,尤其是今年,觉得很多东西变质了,不舒服。”他告诉本报记者,“比如,原本我们和学生家长基本敲定的事,但在最后一刻还是被人挖了墙脚了。”

对于今年几个最终选择清华的高考生,他并没有再去询问原因。本报记者了解到,这位老师所代表的医学部今年在云南招生的最高分只排到了省内的40多位。

戏谑的是,感觉受伤的总是自己。清华云南招生组的一位老师称:“该说的都说了。学生最后选择谁,还是要看学校的专业实力,不是靠阴招。”

目前,上述这条关于“隔壁继续在干着挖墙脚的工作”的微博已经删除。

北大四川招生组的微博却还留着“硝烟的痕迹”,其称,某招生组费尽苦心在北大BBS上搜集北大学生吐槽帖,发给四川考生,希望以此打消他们报考北大的愿望,但适得其反……

这种互掐还带来了一个笑话——上述名校招生组老师给一个家长打电话,对方没听清楚就说:“我们孩子决定要上你们学校了。”其理由是另一所学校已打电话说过某大学这不好那不好。最后这位老师说:“我就是他们所说的那所哪哪都不好的大学。”对方当即挂了电话。

“掐尖”背后

尖子争夺不只在高考这个“战场”。今年3月,“北约”、“华约”以及由其他一些名校组成的“卓越联盟”就开始了自主招生。

“北约”是指近年来北大联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香港大学等大学进行自主招生“联考”。清华联合上海交大、中科大、西安交大、南京大学等学校联考。

“这背后依旧是生源减少,各高校掐尖。高校日子并不好过。”北方一所大学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公开的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考生总数1050万人,2009年1020万人,2010年跌破千万为957万人,2011年933万人,2012年915万人,2013年降到了912万人。

上一次名校“抢生源”引发外界关注是在2011年,当年7月,复旦在其招生网上发布声明,称部分省市考生受骗修改志愿,并将这些行为冠以“性质之恶劣,行为之严重,道德之败坏”的措辞。交大在其本科招生网上针锋相对地发布一则兼具回应、澄清和谴责性质的声明,直指有关“考生受骗修改志愿”的部分言论影射了交大。

“乱象产生,源于招生已成一些高校的‘面子工程’。”《人民日报》曾刊发评论称,比拼状元数,比拼分数线……一旦生源被看成衡量高校实力的重要标准,学校下任务、定指标、许重奖,承受巨大压力的招生工作出现无序竞争,也就在所难免。

招生改革则是“掐尖”引发的又一个呼吁。“落实和扩大学校的招生自主权,既促进教育公平,也提高教育质量,这才是根本。”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

他曾表示,改革的方向是一名学生可以拿到多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然后根据学校的办学质量、办学声誉和教育服务再做选择。在这一过程中,学生有充分的选择权,而面对学生的选择,大学必须想方设法提高教育质量,争取获得考生的青睐。

“从长远来看,还是要伴随着高校去行政化的改革以及高校自主招生的权力扩大来改变现状。”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文章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