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头条

大学校长纵论体育 宅男增多高校不能推卸责任

来源: 中国青年报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01-08 07:56

责任编辑: 丁丹

字号:

1月7日,星期一,一个中国大多数单位内部开会的忙碌日子,11位中国知名高校的负责人却放下校务,走出校门围坐在一起,谈论着一个高等教育领域相对冷门的话题:体育。

今天,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天津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福建师范大学、中南大学、四川大学、云南师范大学、西藏大学这11所高校亮出了包括党政一把手在内的豪华阵容,齐聚中国青年报社,参加“体质不强何谈栋梁——加强高校体育工作座谈会”。用现场一位体育老师的话来说,“很难见到有这么多名校的校长、书记找一个专门的时间来谈体育!”

宅男增多

高校不能推卸责任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一发言便说这是他作为大学校长“最愿意参加的会”。这位年轻的60后校长说,体育对大学校长而言“到了必须抓的时候”,他援引党的十八大报告称,要实现两个百年的中国梦,青少年一代的体质是必须要过的一关。

现实却不容乐观——

2010年中国大学生体质健康测试结果显示,与1985年相比,大学生身体素质25年一直在下降,肺活量下降近10%。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还给出一个令他“揪心”的例子:学生越来越宅了,运动场上的人少了,玩网络游戏的人多了,以至于“浙江大学中虽然有像孙杨这样的体育健将,但是很多同学作为偶像人物崇拜的,却是一位全球电子竞技的总冠军”。

在谈及这些问题时,不少人将矛头指向了基础教育,甚至提出了“体育搞不好,基础教育是罪魁祸首”的说法。也有相应的事实依据,如会上被提到了这样一个细节,开学典礼上,站在第一排的一个女生,站了10分钟,摔倒了,还把两颗大门牙摔掉了。校方后来了解到,这位新生入学体质测试时就没及格。

的确,如不少研究体育的学者所言,大学生的孱弱体质并不是“无根之木”,中小学应试教育造成“先天不足”。然而,这些并不能成为高校轻视体育的借口。

大学是学校教育的最高阶段,大学校长是整个中国教育生态链中最后一道门的“把关人”。如果学生在进入社会时,仍未养成体育锻炼的意识和习惯,又将如何担得起实现中国梦的重任?一些与会的高校领导也意识到,不管再怎么说“体育搞不好,基础教育是罪魁祸首”,高校领导和体育之间都有一种“义务”关系。

今天的会上,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董奇更是毫不客气地指出,要认识到高校在解决大学生体育教育工作这一薄弱环节中的责任,他说,“只有高校自身认识到对大学生身体健康应负有的重要责任,我们才能更有创造性、更积极、更主动地开展改进工作。”

体质测试这个指挥棒

怎么才能动起来

首都体育学院副教授刘海元也因此有了这样一个观点,师范类高校的体育更值得重视。他告诉记者,这类学校培养的人将来大多在中小学任教,他们不懂体育,不重视体育,就等于未来的语文或数学或历史老师不重视体育,一来不仅不会给中小学体育添合力,还很有可能出现主动挤占体育课的可能。

换句话来说,这既是一个补课的过程,也是一个正能量储备的过程。当然,不管是哪种表述,实际开展起来都十分不易。

比如,舆论在不满基础教育阶段体育“先天不足”的同时,也在指责高校不重视而导致“雪上加霜”。以高校体育课程设置为例,绝大多数高校通常只在一二年级开设体育课,到了大三大四,则是一些选修课,相应地,学生们的体质情况往往在大二时期达到整个大学阶段的最高峰,到了大三大四又会出现下滑。

复旦大学副校长陆昉以体质测试的优良率为例佐证了这一点,根据他的了解,一年级学生的优良率在逐渐提高,二年级优良率也是明显上升,但是到了三年级、四年级呈下降趋势。陆昉分析说,当下的体育课设置存在多个方面的问题,其中包括缺乏高度。他说,“怎么把体育工作作为我们的重中之重的工作来考虑,我们党政联席会上很少有讨论体育工作的时候”。

谈及重视程度,很多人都会将其联系到评价、考核体系,换一个更为形象地词,就是指挥棒。事实上,高校自身也有指挥棒,就是《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

一位985高校体育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如果标准的执行可以达到与学位挂钩的程度,这个指挥棒才能真正挥动起来。一个现成的“成功案例”,就是那个已经催生了相关产业、也带动高校英语师资大跨步的国家英语四六级考试。

尽管当前并未有太多因体测不达标即不符合标准而肄业的公开消息,但一个正面的尝试或许可以给人们以启示。

从2007年开始,江苏省启动了大学一年级新生身体素质测试情况回溯生源地的社会公告制度。其直接结果是,一些地方的教育管理部门开始重视体育,因为,他们的教育局局长在不久前刚被市长约谈,对方开门见山地质问:“看看吧,现在谁都知道我们的学生体质在全省排名倒数了!”

带着“骄娇二气”

90后如何实现中国梦

当然,说到评价体系和指挥棒,一个必不可少的话题就是高考指挥棒。而这也似乎是高等教育直接影响基础教育的地方。

2011年,清华大学率先在其当年的自主招生复试方案提出,在复试阶段设立体质测试环节,测试成绩优秀的学生,可获得“升档”加分。这一举动也被解读为首次将高校招生与体育“挂钩”。2012年,又有3所985高校跟进,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厦门大学也分别在其2013年的自主招生简章中列出了体育测试的环节,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厦门大学面向高中生的自主招生考试中,体育成绩占到了20%的权重。

当天,陈雨露在做“一句话总结”时就提到了这一点。他说发展体育要靠三个方面,基因、制度和氛围,基因指的是孩子在最喜欢动的小时候能够种下运动的基因,如此,到大学里也自然会延续;氛围指的是大学里面要给学生体育社团、兴趣项目的选择;谈及制度时,陈雨露以自主招生中参考体育成绩为例,以说明其重要性。

有学者认为,相比将体育考试纳入中高考的做法,一些高校在自主招生中设立体质测试环节,更符合建立多元评价体系,引导学生注重个性和兴趣发展的方向。如果贸然将体育纳入高考科目中,很有可能简单地把体育也变为考试科目,学生采取应试的方式对待。

陆昉也十分赞成在自主招生中纳入体育成绩,他说,“如果你的体质不能适应大学,也应该要有一定的考虑。这一点要从源头把好这个关。”

事实上,针对体育是否要进入自主招生乃至高考的问题,回到本源再看,一切都变得简单。

“教育的价值观到底何在?”高文兵开口即发问,换一种问法即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高文兵自问自答,在于人的全面发展问题,第一是体魄,第二是品德,第三是意志,第四是学识。他说,“一个民族繁荣,世界民族之林不是摆着位置,报个名就有你的份儿了,你是要挤进去的,甚至要拼进去、打进去。要不你就永远没有地位。”

而能不能拼进去、打进去,身体素质自然是重中之重。

高文兵还发现这样一个细节,90后已成为了大学生的主体,再有8年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时,如今的90后大学生都已走向工作岗位,再过36年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迹象显露之时,他们都已经奔向60岁,这意味着,这一代年轻人整个的职业生涯都处在实现现代化的关键进程中。

那么,就在这个完成中国梦的主体中,如果存有大量的“骄娇二气”之流,是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此,体育在评价体系中要占多少分量,应该有一个清晰的答案。

最困难的时候

往往就是离成功最近的时候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今天谈到,拿破仑以前讲过一句话,人在最困难的时候,往往就是离成功最近的时候。大学生体质连续25年下滑,应该到了最困难的时候,“我们现在开始重视、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离解决就不远了。”

事实上,一些改变已经悄然出现——

一些高校谈到体育经费时不再吝啬,杨卫称自己要求学校体育经费以20%的幅度逐年增长,相应地体育馆面积大了;

高校在面对体育时脑子里想的不再是“管理”,而是冲着学生的兴趣去“服务”,高文兵称在中南大学,参加兴趣社团成员占学校总人数的70%,这些社团由体育教师担任指导老师;

公众对于体育的理念也在趋于理性,面对大学生参加马拉松猝死的新闻时,社会舆论不再是一面倒地指责高校的安全问题,也试着从“现在跑1000米能跑死人,再过十年就不能跑了,一跑就死”的角度去看问题……

100年前,马约翰先生在清华大学负责体育工作时,他对当时的清华大学校长讲了一句话:“学校每年要派100名学生到美国留学,我们派出去的人总得像点样子,总不能派一批东亚病夫出去。”

如今,王登峰在回味这句话时说,“现在,我们培养出来的人不只是要到美国留学,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实现全面小康、是建成现代化中国的先锋队、主力军。这些人应该像点样。像什么样?就是党的教育方针: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我们培养出来的人才不能是弱的。”(本报北京1月7日电记者邱晨辉 陈竹)

完全人格首在体育

一流大学的建设需要有一流的体育教学与科研与之相适应,同样,学校体育工作必须主动服务于建设一流大学全过程。

1905年,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第一届全校运动会举行,开了高校运动会之先河。运动会发文告说:“盖学堂教育之宗旨,必以造就人才为旨归,而造就人才之方,必兼德育、体育而后为完备”。

蔡元培先生主持校务后,把体育排在德育、智育、美育的前面,提出“完全人格,首在体育”的教育思想。这个思想一以贯之地引导着北京大学的体育工作。

青少年体质关乎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北大是最早实施《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试点院校。2007年起,北大规定体育教学内容中每节课必须包含20分钟的身体健康素质练习和指导,体质健康测试纳入学分管理体系;2010年,确立“学生体质健康测试年度报告”制度,定期公布测试结果和院系排名;2012年,体质健康测试成为学生学业评价的组成部分。

注重“自我教育,自我发展”一直是北大校园体育文化的特色。从最早于1917年成立的北大技击会,到目前全校50余个体育类学生社团(占全校社团总数的四分之一),无论是数量规模还是成果质量都居于全国高校前列。最近对学生进行的调查结果表明,学生们最喜欢上的课是体育课。(北京大学副校长 刘伟)

体育精神影响“中国梦”

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建党百年,全面小康”,“建国百年,现代化中国”的“中国梦”。这样宏大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更需要青少年一代去做。但是现在有两个因素影响着青少年的体质,进而影响着“中国梦”的实现。一是环境问题,另外一个是体育精神影响。

青少年体育锻炼不足,体育意识跌落,身体素质全面下降。这两个因素重叠在我们的学生身上,其结果就是青少年一代的体质和战略竞争对手相比,差了很多。因为年轻一代的体魄、意志和品质就是一个国家未来的竞争力。

在中华民族复兴的梦想开始之初,毛泽东主席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就是关于体育的,即1917年4月份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的《体育之研究》,倡导“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2012年6月19日,习近平同志到人民大学考察的时候,指示人民大学致力于培养“厚重”的人才。“厚重”的内涵其中必然包含体育精神和顽强的意志品质。

大学体育发展必须着眼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弘扬体育精神,树立“健康第一”的思想和“终生体育”的目标;二是在体育锻炼方面必修课和尊重学生的选择结合在一起;三是将体育运动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结合起来,比如太极拳的普及等。(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

大学生体质下降 高校不能踢“皮球”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核心任务就是要培养创新拔尖人才。而要培养创新拔尖人才,就要关注学生的身体健康。如果学生身心发展的质量不能得到提高,那我们的工作成效就不高。

我们要认识到高校在解决大学生体育教育工作这一薄弱环节中的责任。现在我们讨论得很多,比如,高校学生体质问题、中小学欠账问题、大学生管理弱化问题等等。

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只有强调高校自身对大学生身体健康应负有的重要责任,我们才能更有创造性、更积极、更主动地开展改进工作。

抓好高校体育工作有3个重要保障。第一,学校党委、行政一定要把高校的体育工作、学生的身体健康作为人才培养工作的重要内容,对此薄弱环节予以特别关注;第二,进行评价制度的改革,要把学生的身体健康列入学校职能部门相关院系所人才培养工作,对学生发展状况评价列入评估的重要内容;第三,条件保障,包括运动设施、队伍建设、经费的投入。

以北师大为例,今年入学测试发现,学生总体的体质在下降。但是经过努力,每年学生达标率可达84%左右。 (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董奇)

引导学生自主锻炼

天津大学的前身北洋大学,作为中国近代第一所大学,在创新伊始就把现代体育作为人才培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引入中国高等教育中。1910年代时任校长赵天麟曾批判不重视体育的教育是“一偏之教育,犹之巨颅纤趾,不至颠踬不止”,强调“学生讲习之余,尤以发达体力为要义”,并针对“同学以课程太繁,力学过甚,以致有于体育不甚注意者”,在1916年提出“强迫体操之法”。

近年来,天津大学重点开展了三方面的工作,一是深化体育教学改革,加强学生体质考核。二是加大投入、改进服务,加强对学生自主锻炼的引导。三是重视学生的主体作用,加强对学生体育社团和体育活动的支持。

我们也面临着新生总体体质达标率不高、学生体育锻炼意识不强、总体运动能力偏低等诸多挑战。我们迫切感到,完善顶层设计,深化普通高校体育教学模式改革、加强《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实施力度、进一步加大对学校体育工作的专项投入,是加强和改进学校体育工作的当务之急。(天津大学党委书记 刘建平)

要把体育成绩和学位挂钩

我觉得,课内体育要和课外体育结合。课内体育每周只有两节课,更多是要和课外结合。体育课的成绩要和健康体质的测试直接挂钩,要把健康的、体育的成绩和学位直接挂钩。换句话说,如果健康不达标、体育课不及格,你就不可能拿到学位、不可能拿到文凭。我们要输送合格的人才,如果这方面达不到要求,也不应该从我们学校出去。

要做好四个工作:第一,大力做好宣传工作,不仅使我们的学生,而且使我们的教师一起来重视体育。第二,尽管还有8%体质不合格的学生,要对他们特别给予关注,制订方案,使得他们能够得到很好的成长。现在清华已经把体质测试的成绩纳入到入学考试中,我甚至在考虑,复旦自主招生也应该把学生在中学阶段的体育测试成绩纳入。第三,我们在大学里面特别要做好高年级学生的体质健康工作,从现在数据分析,三年级、四年级学生在这方面有所疏忽。最后,还是要做好群众性的体育活动。开展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来营造一种氛围,使得我们所有的学生积极参与。(复旦大学副校长陆昉)

减少学校对学生参与体育活动的无限责任

第一,要充分认识体育在现代高等教育中的地位,把体育纳入提高教育质量的核心事业。我们学校过去的主管校领导郑强就经常宣传这样的观点:男孩多看看文艺演出,女孩多看看体育比赛,心理素质就会健全得多。

第二,认识到高水平竞技体育与群众性体育互动互补,才能形成体育运动的正能量。现在有一些比赛成了学校部分高水平运动员间自娱自乐的项目,很少有普通学生参与。

第三,认识到学校体育要建立在学生兴趣的基础上。

最后讲三个难点:第一,全社会普遍重视意识仍然缺乏,群众体育的观念亟待转变。发达国家的高校招收体育特长生的自主权很大,体育教练的薪酬也比较高。但是在我们的高校中存在着体育教师岗位聘任待遇低、职称晋升困难等问题。第二,减少学校对学生参与体育活动的无限责任,让强体健魄运动不要与学校安全稳定产生矛盾。第三,要健全学校体育工作的强化机制和督导机制建设,使体育真正成为各级学校进行考核和竞争的核心内容。(浙江大学校长杨卫 )

智力再高,身体不好也是废品

大学生的体质健康关系到我们国家民族的富强。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学生的体质健康,最近出台的一系列文件,对抓好学校体育教学工作是非常重要的,关键是落实。体育是教育的基石。如果我们基石不牢,你的智力水平再高,没有很好的身体也是“废品”。这是对青年学生提出的要求。

现在体育教师工作压力很大。特别是扩招以后,体育教学中的师生比是个问题。

同时,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应该合理配置,特别是让大学动起来。我们福建师范大学去年把所有的体育场馆向学生开放。过去有的学校搞个别精英的活动场所,虽然建得很漂亮,但不向学生开放,所以学生的意见比较大。向全体学生开放后,以学生为本,受到学生的欢迎。

正确的舆论导向,也非常重要。这次教育部和中国青年报社主办的座谈会,关注青年学生的健康成长、成才。只有政府、社会、高校、我们的学生都来重视学校体育工作,我们高校体育工作才会越来越好。(福建师范大学校长黄汉升)

90后是建成小康社会的中坚力量

目前,高校本科生基本都是“90后”,他们生活在网络时代,具有鲜明的群体特征:他们渴望担当,善于从网络上接受新事物、喜欢求新求变,却又略显骄娇之气;他们思维活跃、信息量大,但理想信念较为薄弱;他们学习知识肯下功夫,智力较强,但在体育锻炼上并不积极主动,因而体力较弱。高校如何提升90后人才质量,把他们培养成专业精深、体魄强健、意志坚强的高素质人才,使他们成为推进小康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成为担当未来社会发展的生力军、主力军,这是我们面临的最迫切任务。

在“健康第一”思想的指导下,应树立“生活体育”教育理念。即:体育教育既要让学生掌握基本的运动技能,又要让学生热爱体育运动,养成体育生活化锻炼意识与终身体育锻炼习惯。通过分年级的体育锻炼计划设计、活动组织与考核,力求学生体育锻炼时间从早操、课间操覆盖到午后的登山活动,力求专业体育教学与学生业余体育锻炼相结合,让体育锻炼成为90后大学生的健康生活方式。(中南大学党委书记 高文兵)

优秀人才首先是健康公民

体育健康是一个民族的事情,我们怎么评价中国的体育健康?从过去的东亚病夫,到现在的竞技体育强国,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已经是体育大国。如今,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越来越重视体育,也越来越珍惜健康懂得锻炼。过去我们年轻时那个年代,50岁的人都是老头、老太太,现在我们中国人的平均年龄已经达到72.2岁,50岁还正当壮年,因为现在的老年人非常重视锻炼身体,而现在的青少年没有这个意识,还没认识到健康的重要性,这就需要教育。需要我们学校来提高他对体育的意识、爱好和兴趣。

当然这个责任不止在大学,应该是整个教育过程。18岁到22岁,上大学期间,刚好是增强体质,养成体育锻炼的习惯和爱好的时期。所以我们大学阶段的体育教育应该从这个角度进行思考和谋划。我认为,优秀人才首先是合格的、健康的公民,在此基础上,谈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栋梁也好、党的接班人也好,祖国的建设者也好,才能谈得上。(四川大学校长谢和平 )

强国强种体育为先

抗日烽火中的西南联大,创造了中外高等教育史上的奇迹,这既得益于知识教育的作用,更得益于体育运动的特殊培育作用。

西南联大由北大、清华、南开1938年南迁昆明组建而成。这三所学校都具有重视体育的优良传统。北京大学曾提出“完善人格、首在体育”的教育理念。清华大学的梅贻琦校长也指出:“体育看起来觉得平常,其实为救国的根本性问题。”南开大学的张伯苓校长更是提出“强国强种、体育为先”的教育思想。因此,三校合并成西南联大之后,形成了“三育并进”重视学校体育锻炼的共识与思想基础。

在联大,学校从1~4年级都有体育课,每周要上两次,体育不及格的不能毕业。如吴宓因跳远成绩不合格被延迟半年毕业。当时联大每天下午四点到五点,所有的图书馆、宿舍都锁起来,让学生出来活动。这种强制性的体育锻炼使得西南联大的学生在体质方面受益良多。比如,梁思成很能爬高,而且爬绳子爬得非常好,这些都反映出当时体育教育制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云南师范大学校长杨林)

在西藏留得下用得上体质必须好

2011年7月18日,习近平同志在出席西藏自治区和平解放6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专程视察西藏大学。当时他说了这么一句话:办好西藏大学具有非常重要的基础意义和战略意义。我想这两个词——基础意义和战略意义——是不是也可以用来形容我们高校体育工作?

西藏大学要培养的是留得下、用得上的应用型人才。要在西藏工作,对体质要求是非常高的。现在,我们的学生每天坚持早跑,内地很多大学都不这样了。但是藏大一直在坚持。

民族地区的有些民族舞蹈,你说是体育还是艺术?跳锅庄舞的时候,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围的全是学生。我们安排了专门经费组织专人挖掘藏族的传统体育项目,把体育和文化结合在一起。当然,藏大有藏大的具体问题。比如说在高原进行室外活动,受限比较多。平均每天10个小时以上的日照时间,那个日照跟在北京和其他地方的太阳射线强度是完全不一样的。风也很大,尤其是冬天,站稳都费劲。因此需要更多的室内体育场馆、配套设施。(西藏大学副校长陈建龙)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