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国 >> 考研故事 公务员考试字号:
恩人患症 准研究生弃学报恩
教育中国-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09-08-31 08:59  责任编辑: 香颂

拿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丁光龙(右)由衷地为邓刚感到高兴。

8月26日中午,看着邓刚美滋滋地吃着鱼肉,湖北天门农民丁光龙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他悄悄从怀里掏出两个药瓶,倒出四个药片,用凉水服下,这才端起了桌上的碗筷开始吃饭,只吃了两口,他就吃不下去了。自从8年前得了糖尿病,丁光龙饭量越来越小,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而这一切,丁光龙原本一直在瞒着邓刚。

丁光龙是一位普通农民,以种田和贩卖猪肉为生。2003年,他得知天门市皂市高中尖子生邓刚母亲早亡,父亲离家出走,跟着外婆艰难度日面临辍学困境后,主动伸出援助之手,6年捐助学费近3万元,帮助邓刚完成了高中和大学学业,并考上了研究生。

在庆贺酒席上,邓刚发现丁光龙将一把药放进了嘴里,经过询问才知道他患了“严重的糖尿病。”当天晚上,邓刚心情矛盾地找到了丁光龙:“丁叔,你的病情我都知道了,我想放弃读研究生,我不想再给您增添负担了……”

帮助他因为他是读书的料

“邓刚是个读书的料,我们不能荒废了他。”提起邓刚,身材魁梧的丁光龙眼中充满了慈父般的柔情。

丁光龙至今仍记得第一次见到邓刚时的情景。2003年10月的一天下午,卖完当天的猪肉,丁光龙专门到天门市皂市高中找到了正在读高二的邓刚,他发现,眼前这个身材瘦小的男孩身上有一股书卷气,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从那以后,丁光龙隔三差五地过来看邓刚,临走时,不是塞给他两三百元生活费,就是送他一些尺笔和本子。

丁光龙为何去看望邓刚?原来,在天门市石河镇一带,寒门才子邓刚勤奋学习的事迹相当出名,1988年邓刚2岁时,妈妈因车祸去世;1995年,爸爸离家出走,邓刚与70岁的外婆相依为命。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2002年邓刚以686分的高分考上了湖北省重点中学天门高中。

然而,在寒门才子光环的背后,邓刚面对的是常人无法想像的巨大压力。

外婆每月五百多元的退休金根本不够用。每逢寒暑假和星期天,他就到亲戚家帮农,这样就可以在亲戚家吃上饱饭。

从小学到高中,邓刚几乎没有买过作业本,没有了,他就硬着头皮找同学好友借,实在借不到,就捡同学用剩下的空白页拼起来用。

在同学的记忆中,邓刚惟一大方的一次是初二月考,那次他考了全校第5名,高兴之余买了二十几个硬糖招待大家,这也是他攒了好几个月的零花钱。

生活的艰难邓刚不怕,他最害怕的是没钱继续读书。初中毕业时,他考了686分,因为交不起学费,差点连高中都没上成,幸亏皂市中学接收了他,并全免了学费。

高中二年级,家里穷的连每月几十元的生活费都交不起,他几次想到了退学,幸亏遇到丁光龙。

爱看报的农民有个大学梦

吃完午饭,丁光农从桌上拿起一份报纸,认真地看了起来。和普通农民不同,读过高中的他业余时间喜欢读读书、看看报,在他家客厅的桌子上,堆满了各种报纸和杂志。

丁光龙出身在天门市拖市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兄弟姐妹四人,加上父母和爷爷奶奶,七八口人全靠门前的5亩地生活,在他的童年,读书是丁光龙最美好的回忆。

在丁光龙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有一道很深的伤疤,那是他为了上学,父亲给他留下的一个永久记忆。

那是一个秋收季节的早上,他吃完早饭正准备上学,父亲要他下地收庄稼,丁光龙不肯执意要去上学,父亲一气之下端起吃饭的碗摔了过来,把他抱书包的右手划开了一个血口子。他强忍着剧痛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空白纸,贴在伤口止血,继续去上学。可是一边上学,一边种田,最终还是影响了学业,高三毕业,丁光龙没能考上大学。

落榜后,丁光龙硬着头皮找到父亲,他想复读再考。可父亲却让他认命,家里实在没钱供他再读书了。丁光龙只好接受现实,下地种田,像父亲那样当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

因为穷得交不起学费,在丁光龙的4个兄弟姐妹中,没有一个有机会上大学的,即使是成绩一直在学校领先的小妹,也只上完了初中。

他承诺包下大学学费

丁光龙一家人的生活转机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时,丁光龙已经成家,兄弟也已经长大成人。他将家里的土地交给了妻子,自己跟着别人在天门城乡贩卖猪肉。生意好时,一年能挣差不多两万元,渐渐地,丁光龙手上就有了一点积蓄。

2003年,当丁光龙听说邓刚事情后,他怦然心动,“当年自己不就是因为没钱读书才当了农民吗?何不让自己的读书梦想在邓刚的身上延续呢!”

这个想法让丁光龙兴奋不已,于是他到皂市高中找到了邓刚,开始了长达6年的捐助活动。

最初丁光龙并没有想到要把邓刚上学的事揽到自己的身上。真正让丁光龙挑起邓刚上学重担的是2005年邓刚考上大学的喜宴。那天,为了答谢恩人,邓刚的家人专门邀请了丁光龙参加。

酒过三巡,一家人开始对邓刚每年6800元的学费犯起愁来,邓刚家的亲戚生活都很困难,谁也拿不出这么大一笔钱。

“邓刚的大学费用我包了,如果他考上研究生,学费,我也包了。”看着心急如焚的邓刚,丁光龙动了恻隐之心。

回家后,妻子陈春香得知这一情况后一下子急了,钱都供别人孩子上学了,自己的孩子以后怎么办?

邓刚是个读书的料,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自己的孩子还在读小学和初中,等到上大学需要用钱时,邓刚已经大学毕业了,正好可以错开。经不住丁光龙的软磨硬泡,陈春香同意了丈夫丁光龙的决定。

从那以后,每年9月1日,丁光龙就会把6800元学费准时汇给邓刚。每逢寒暑假,丁光龙就将邓刚接到家中吃住,像对待亲儿子一样对待他。

欲弃学打工报答恩人

今年6月10日,邓刚如愿考上了中国矿业大学硕士研究生,这一消息令丁光龙一家喜忧交加。

今年以来,丁光龙的糖尿病越来越重,必须靠打胰岛素控制病情,身体一下子就垮了,无法再像以往那样凌晨一两点钟起床,骑着摩托车走村串乡贩卖猪肉,生意做不成了,丁光龙一家只能坐吃山空,“两个孩子上学,一年要花一万多元;最便宜的胰岛素要七十多元一支,几乎天天要打,再加上邓刚上研究生要一万多元的学费,钱只有出没有进,怎么办?”

心里的想法,丁光龙没有告诉邓刚。7月份,当邓刚拿到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向他报喜的时候,丁光龙依然高兴地鼓励邓刚:“好好读书,学费,丁叔帮你想办法。”

7月20日,在为邓刚考上研究生的庆贺酒席上,邓刚得知丁光龙病重的消息后,他想了很多。作为家中的顶梁柱,丁光龙病倒后,全家的经济一下陷入困境。为给丁光龙治病,丁家积蓄花去大半,两个孩子以后要上学,“他们自己的钱都不够用,自己怎么能再给他们增添负担”。

暑假期间,邓刚尽量为丁家多做点家务事,上午他背起喷雾器到花生地帮忙打农药治虫,辅导正在读高一的丁力温习功课。下午他为手脚发麻的丁光龙进行按摩。可看着恩人丁光龙溃烂的双腿和肿得像面包一样的脚掌,邓刚的心在流泪。

“这个研究生,我不读了,我要打工挣钱回报你们。”邓刚每次这样说都被丁光龙制止:“只要我有一点办法,我就一定要让你读研究生。”

8月24日,邓刚以回家为由,瞒着丁光龙跑到孝感找工作,准备上班挣钱。8月25日,丁光龙将他喊了回来:“你一定要上研究生,学费我正在帮你筹措。”

分享 |
文章来源: 现代快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