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 > 滚动新闻 >

留学生40年|黄泓翔:非洲象牙贸易卧底这样看世界

来源: 东方网 | 作者: 王珂然 | 时间: 2018-10-17 | 责编: 段留芳

黄泓翔-采访照

8月23日,黄泓翔在非洲肯尼亚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飞回了上海。落地上海不到24小时,他又匆匆启程前往北京。作为在非洲为野生动物保护事业做出过杰出贡献的他,要去中央电视台参与节目录制,而此时北京正在召开中非合作论坛。

黄泓翔身上有很多光环,最引人注目的可能还是“卧底调查非洲象牙贸易”这一环。初次见他时,眼前这个戴着眼镜,身形瘦弱肤色略深的年轻人,让人有些意外,和想象中“出生入死”“与走私团伙过招”的那种“硬汉”形象有不小的出入。

黄泓翔-肖像照

在复旦,第一次“看世界”

1988年出生于广东汕头的黄泓翔,当年在全省只有几个名额的情况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上海复旦大学,到现在仍然会说:“我始终觉得和我的大学同学相比,无论是阅历上还是能力上,我都差他们太多。说起来,我绝对算是个资质平庸的人。”

而就是这样一个自认平庸的人,本科在学习广播电视新闻学的同时,又做了十多份实习工作。从媒体、咨询公司、公关公司到政府部门的挂职、中国本土公益组织,他都尝试了一遍,却发现涉猎范围虽比别人广了很多,但还是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领域。

毕业季,同学们早早开始寻找未来出路,黄泓翔兜兜转转跟上了申请留学的末班车。他说,当时留给他的选择已经不多了,但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发展专业招生网站上的一句话吸引了他,“我们的暑假实习基本都在非洲”。黄泓翔从小就很喜欢动物,一直向往着去非洲的大草原、南美洲的热带雨林。一直以来,他还没有想到到底要怎么去这些遥远的地方,这下机会来了。

黄泓翔-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照

不过,他犹豫过要不要去一所日本的高校,因为对方给了他全额奖学金。读完书还能剩不少钱,这件事对他来说还是很有诱惑的。然而日本高校的老师,是这么给他建议的,“如果你去了哥大,你会遇到很多有意思的人。”

当时的黄泓翔一肚子疑惑,择校难道不是看学校的就业率,科研水平这些所谓的硬指标么?“有意思”三个字是怎样的一个标准?后来的经历证明了,这三个字确实给他的人生带来了较为深远的影响。

从到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报到的第一天,黄鸿翔就觉得,自己身处的校园已经相当国际化了。看看身边,有那么多留学生,还有很多国际交流机会,“所以复旦的这段求学经历,对我来说是第一次‘看世界’,之前我都不知道托福是什么,在这里我知道了怎么申请出国留学,去尝试另一种选择。”

黄泓翔-象牙游戏剧照

在哥大,第二次“看世界”

初到哥大,黄泓翔被同班同学平均28岁的年纪震撼到了。“他们大多都有工作经验,不像我们中国留学生本科毕业就直接去读书了。”

黄泓翔还记得这些外国同学们课上课下的谈吐,都是这种句式:“当我在肯尼亚的时候”,“当我在莫桑比克的时候”……这些别人不止一次去过的地方,他甚至都没有听过。

这些同学到哥大读书前,有的在华尔街当律师,有的在麦肯锡做咨询,薪水不错,行业光鲜令人羡慕,却常说“这份工作不够有趣,也没有什么意义。我想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为什么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关于读书和择业的观念会相差这么多?黄泓翔思考过,并总结为:许多中国学生可能不太了解世界,也不了解自己。中国学生在向别人介绍起中国时,滔滔不绝,但难以加入到世界性话题的讨论,因为他们关于世界了解不多,对世界的多样性知之甚少。

而不了解自己,表现在中国学生被问及类似“你最想做什么”这种问题时,常常会摇头表示不知道。黄泓翔非常惋惜地说:“我在外国和那么多人接触过,哪怕是非洲的学生,都很清楚自己喜欢什么,想做什么。”他顿了顿又强调说,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但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黄泓翔在南美考察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学生接受的是应试教育,成长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学习如何应对高考。学生的生活空间相对封闭,培养起来的视野也相对局限。而国外教育中盛行gap year(在校学生一年不读书,去世界各处游历),给了学生探索世界,充分认识自己的机会。黄泓翔经历过这种差异教育,在他看来,说白了就是外国学生先看看自己喜欢什么,弄明白了再有目的去读书。

正是发现了这种视野上的差距,促使他迈出了前往南美洲调研的脚步。黄泓翔在哥大读书的第一个暑假,自费去厄瓜多尔做了一次独立调研,研究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的环境问题,并且在《南方周末》上发表了文章。据他回忆,这段经历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从厄瓜多尔回到学校时,很多中国同学来问同样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找到这个研究项目的?”从这些同学羡慕的眼光中,黄鸿翔意识到,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在关注全球性的问题。

“很多事情只是你自己觉得不可能,于是束缚了自己没有去做,其实并不是不可能”,这是黄泓翔从哥大留学的经历中总结出来的。

黄泓翔-参加中非野生动植物保护论坛

在南美洲、非洲,第三次“看世界”

中国进行的改革开放至今已四十年,这四十年是中国与全世界合作越来越密切的过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和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前往世界各地寻求发展。黄泓翔到南美洲后发现,中国人在当地的数量和影响力远超出他的想象。于是接下来留学的每个暑假,他都去南美洲做各种调研,相继去了秘鲁、巴西等地。

南美洲的很多国家,官方语言是葡萄牙语或西班牙语,只会英语的黄鸿翔在那里刚开始寸步难行,后来也找到了解决方式。“西语和葡语不会说,我就和当地人打手势,打手势还不行,还有更通用的‘语言’:画画。”

2013年底,恰逢南非金山大学的“中非报道项目”在招募记者到非洲做环境相关的报道。黄鸿翔很顺利地被录取了,主要参加象牙、犀牛角等动物制品走私的调查报道。整整三个月,他都是以象牙和犀牛角买家的身份出现在非洲各种走私野生动物制品的市场。

开始调查后,黄鸿翔发现中国的买家确实不少,他意识到,关于中国人“走出去”后,如何更好地“走进去”,融入当地的可持续发展是当下最重要的课题之一。除了维持生态平衡、保护物种多样性以外,从一个更为宏观的角度而言,野生动物保护更关系着中国人、中国企业在非洲的形象和发展问题。

黄泓翔-在非洲参与调查报道项目

黄泓翔还参与了一部揭露象牙贸易的纪录片《象牙游戏》的拍摄,以一个中国人的形象不打码出现,将自己“暴露”在世界面前。他说,过去的国际纪录片叙事很单一:白人是好人,他们是做调查的;黑人是坏人,他们是盗猎大象的;中国人是最坏的坏人,因为他们是买象牙的。作为一名新闻毕业生,他相信传播的力量,这样一个中国角色的出现,可以减少世界对中国的偏见,让他们知道中国也有人在从事动物保护的工作,未来可以有更多的合作。

而他能做的,就是以一个中国人的形象和世界更好地对话,尽力减少这些隔阂、消除来自双方的误解。

“如果说中国近代第一次开眼看世界,看到的是欧美、日韩这样的发达国家的话,那么现在我们才开始开眼看‘全’世界”,黄泓翔这样说。

2018年初,中国开始全面禁止象牙贸易,机场火车站开始出现大量的公益广告,社交媒体相关话题也有很高的讨论热度。

黄泓翔-在非洲参与大象保护工作

黄泓翔现在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中南屋”项目的建设上,他们不接受捐款而通过提供服务收取费用,来给自己“造血”,用做企业的方式来填补中国NGO在非洲、在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空白。“中南屋”尝试搭建一个平台,提供调研、义工、游学等项目制学习,带着中国学生去非洲、南美等地做各种各样的课题。

谈及现在接触到的这些年轻的中国学生,黄泓翔觉得在他们身上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他希望可以培养起一部分中国青年人,更加有国际视野、更具有世界公民意识。黄泓翔说:“我觉得我们个人的发展一定要和国家的发展结合在一起,是国家的发展给个人的发展提供了机会。”

正如一句谚语所说,“你不一定会改变非洲,但非洲一定会改变你”。黄泓翔可能并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一刻开始,抛开了学生的稚气,在那片寻常人眼里有些“凶险”的土地上“游刃有余”的。但毋庸置疑的是,经历了这些后,他已经牢牢掌握了一笔珍贵的财富——将自己锻造成为一名极具国际视野的青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