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滚动新闻

买一个丫头

发布时间: 2017-10-30 14:15:13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闫景臻 | 责任编辑: 闫景臻

[编者按]“留学,到中国去!”正逐渐成为世界各国越来越多学生的选择。各国年轻人远道而来,为了接触他们心目中神秘的中华文明。除此之外,在来华留学生群体中,“一带一路”“支付宝”“共享单车”“高铁”等“中国关键词”广为流传,越来越多的外国青年来到中国,爱上中国。

为增进外国留学生知华、友华的情怀和对中国人民的友谊,由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主办,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承办的“我与中国”征文活动得到了广大来华留学生的积极响应,并涌现出一大批优秀作品。中国网作为本次活动的独家官方网络媒体支持单位,特刊发部分获奖优秀作品,以飨读者。

优秀作品选登:《买一个丫头》

[韩国]  赵凌  清华大学

我从小就很喜欢汉字,虽然不知道每个字深刻的含义,却觉得汉字就像画画一样好看。虽然写字的时候经常多笔少划,但大多时候中国人还是能理解错别字的。

赵凌

可说的时候就不太一样了,中文里面很多同音字、同音词,还有很多发音一样声调不一样的词。我也因为语音和语调的原因弄出很多让我脸红的事情。

一日在学校的某个学术讨论会上,前面发言的一个同学说:“……dian  fan……”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又听到他说了一次“dian fan”这个词。

讨论会中间的茶歇时间,正好碰到刚才那位发言的同学。客套了一下,然后我小声地问她:“刚才你一定很饿吧,我把我带的面包给你吧。”

她用很奇怪的眼神问我:“什么意思?”我说:“你刚才说了好几次‘点饭’啊。你不是在说饿了吗?”

她愣了一下,突然噗嗤地笑出来。她告诉我刚才她说的是“典范”,不是吃饭的那个“点饭”。

她说我:“你真不愧是个吃货啊,净想着吃。”我经常犯错的不只是中文的同音词,着急的时候会中文、英文、韩文混着一起说。

一次在安静的咖啡厅喝咖啡,一位好久没见的美国朋友看到我就闲聊了几句,突然指着我裙子上的一个污渍说:“You have something on your skirt.(你裙子上沾到什么了。)

我回到:“Its pi。”( Pi)

他瞪大了眼睛又问了我一遍,“What did you just say?”(你说什么?)

我又重复到:“Its pi。”( Pi)

他说:“Really?(真的吗?)

我们俩的声音都很大,突然咖啡厅里所有的人都看着我。我还是没有觉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很无辜地看着朋友点点头。

猛然的,我才知道我犯了很大的错误。我想说的 Pi 是韩语“血”的意思。但是我美国朋友以为我说的是英语pee“尿液”的意思。咖啡厅里的中国人以为我说的是中文Pi“屁”的意思。当时我真的是羞死了。后来再也没敢去那家咖啡厅。

很多中国人喜欢用“亲”来开始谈话,我一直以为亲是 KISS(亲吻)的意思,还一直觉得中国人也好大方啊,说话都用亲吻来开始。

有好多次,我都开头用亲亲亲,写好几个亲字来开头,表示我的友好。后来才知道“亲”是“亲爱的”(Dear)的缩写。希望当初收到我短信和邮件的老师和学生看到我的那么多个亲,只是觉得我特别可爱,不要觉得我特别奇怪吧。

有一次带外国朋友去一个小店吃特色料理,一进门就听到老板娘在喊:“ya tou, ya tou.”有个小姑娘就“哎”了一声。我一听有“ya tou”就兴高采烈地告诉朋友这里卖鸭头。我的朋友也跃跃欲试地想尝尝。

我对老板娘说:“我们要两个鸭头。”

她说:“我们家没有鸭头。”

我说:“我的朋友特别想尝尝,您就卖给我们吧。”

她说:“有的话能不卖吗?谁不想赚钱。”

我说:“可是我明明听见你说 ya tou 了呀。”老板娘觉得糊涂,看到刚才的小姑娘从后面走出来才恍然大悟,大笑起来。

她说:“她不是鸭头,她是我们家丫头。我的女儿。”我解释给朋友听,他让我赶快告诉老板娘“我们不吃丫头。”

还有一次带朋友去买西服。一进店,朋友就问店员:“请问这里卖 xi fu 吗?”店员笑着说:“我这里不卖 xi fu。”摆满了西服和西服的面料的店不卖西服?我特别纳闷的又问店员:“不卖 xi fu 吗?”他说:“我们不卖媳妇,卖西服。”

朋友又一次被吓到了。后来不确定的情况下,他都不用说的,都用手指的了。他不想吃了人家丫头,买了人家媳妇。

(摘自《泡菜薯条遇见炸酱面——洋博士中国留学记》)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