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国内要闻

汪艳:让我一辈子当老师!

发布时间: 2017-09-09 11:16:56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闫景臻 | 责任编辑: 闫景臻

教育各有不同,但是每一个好校长和好老师却是相同的。他们的工作琐碎,重复,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创造力。他们热爱这份平凡的职业,在无数个坚守平凡的日子里,致力于改变,探索课程改革,创新教学模式,期望给予孩子们最适合的教育。这些师者,不仅授业、解惑,更身体力行地教会孩子们如何做人,影响着他们的品格,让他们一生受益。

第33个教师节如期而至,中国网选取了多位坚守在一线的教师,通过他们的故事,让读者感受到普通教师的荣耀与伟大,通过他们的视角,展现近些年来教育发展的巨变。

《坚守与改变——中国网2017教师节特别报道》得到了北京市教委的大力支持,在此表示感谢。也向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致以崇高的节日敬礼和祝贺!

汪艳:让我一辈子当老师!

(中国网记者 王晓霞)

汪艳,女,1967年生,现为北京市第八中学正高级教师、特级教师。曾获得全国模范教师、全国优秀教师、北京市优秀教师、西城区教育系统“霍懋征”奖等荣誉称号,曾获得第八届全国中小学外语教师园丁奖。

汪艳

在北京市第八中学(以下简称“北京八中”),有一位深受孩子们喜爱的“知心姐姐”,她的“另类英语教学法”为学生们打开了通向心灵的窗口。当大部分学生一提起英语就皱眉头的时候,她的很多学生们爱屋及乌,因为喜欢这位温婉、智慧、善解人意的老师而选择了语言专业。二十七年的从教经历,让她对教育有着更深刻的解读。她说教育首先是一种生活,生活的根本在于幸福,而幸福的根本在于爱。

2017年教师节来临之际,这位知心姐姐,全国特级教师汪艳被北京市教委授予“北京市人民教师奖”。提及荣誉,她淡淡的一抹微笑,“很多老师都是好老师,我希望自己能够不忘初心,做一个合格的称职的老师。”

梦想——我是属于教师的

林徽因说,每个人都是带着使命来到人间的。汪艳三四岁的时候,就热衷于给身边的娃娃们讲课,在幼年模糊的记忆中,她就觉得“当老师真好”!很多年后,汪艳如愿以偿。在“家有五斗粮,不当孩子王”的年代里,她对教师这个职业产生了异常的兴趣。当然,没有人生来就知道自己此生的使命,她记得,是高二给理科班同学讲的那节课,在她的生命中种下了梦想的种子。

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汪艳选择了文科班。因为语文比较好,语文老师鼓励她给理科班的同学讲一节古文课。“古文!我当时就懵了,可是老师还是把教参递给我,让我自己想办法备课。”虽然有些突然,汪艳还是兴致勃勃地准备了一晚上。第二天,特意穿上了母亲的西装。汪艳以为都是同学,大家会很鄙视她,没想到,第一次登台,她获得了雷鸣般的掌声,课上得非常好。

一次教改的契机,汪艳开始享受站在三尺讲台的这个过程。是天赋也好,命运的垂青也好,高中毕业后,汪艳坚定地报考了首都师范大学英语专业。

汪艳第一次实习,就来到了北京市第三十五中学,一个月的时间,她被这些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可爱的孩子们深深地感动着,他们叫她“知心姐姐”。实习期结束时,学生们情不能自已,哭得像个泪人,每个人都给她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孩子们那些蘸满情感的信,让汪艳更加坚定。她说,“我是属于教师的!”

备课(2007年)

萌芽——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教育首先是一种生活,生活的根本是在于幸福,而幸福的根本在于爱。这样的教育哲学来自于汪艳每日和孩子们的摸爬滚打。她认为,教育首先不是口号,更不是运动,教师要帮助正在发展的人在群体中找到自我,而在帮助学生寻找幸福的时候,自己才能感受到幸福。这种幸福,来自于深层次的爱。

汪艳要培养学生的一种能力——批判性思维。在她就读高中的时候,中国的教育是以应试教育为主的。汪艳发现,大多数的老师们都是千篇一律,照本宣科。她隐隐地觉得,育分的教育,那不是真教育。

读高中时,汪艳的语文老师让她去学生广播站做广播员,扮演《葛朗台》的女儿,和一位男同学一起配音,在全校播放。“那时候觉得,语言是这么美好!”受这位语文老师的影响,汪艳就想,我也要做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

北京八中为汪艳提供了课改的土壤。她还清晰地记得,1990年,是她进入北京八中的第一个年头,学校派她带领两位学生代表去挪威的利勒哈梅尔参加一个国际会议,这两位学生的英语口语很好,发音很漂亮,但却很难与人交流。“他们不知道交流是什么样,那次我觉得,我们不要只为了考试英语了。”汪艳说,“我们不应该忽略语言的核心,它应该是交流工具,同时也是开启学生思维的另一扇窗,只有这扇窗打开了,中华文化才能用英语传播出去。”

那一年,汪艳23岁,她发现当时的教材比较落后,采用的还都是翻译法,于是把自己关起来,下定决心要进行课改。它将教材整合编写,经常忙到深夜。她把吉他带到教室,唱歌、跳舞、讲故事、和学生们做各种游戏。学生们很开心,其他老师却觉得她在胡闹。第一次考试,汪艳彻底失败了,初一是零起点,其他班英语学科的平均分是95分,而汪艳班级的平均分是75分。

“学生哭,我也哭。”汪艳忍不住冲出了教室,恰巧被时任校长陶祖伟遇到。“他是个教育家”,汪艳一边讲述当时的情景,一边表达了对陶校长的钦佩。陶校长问她为什么哭,汪艳说,“我觉得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可是我们班成绩落后了。”陶校长问你,你觉得自己做得对吗?汪艳泪眼汪汪地点点头。陶校长勉励她,“你做得很对,坚持下去。如果改革成功了算你的,失败了算我的。”

这种无形的支撑,让汪艳擦干了泪水,继续她的课改路。

2010年7月,汪艳和即将毕业的学生们合影

探索——二十七年推陈出新

27年,因为八中开放的土壤和领导的大力支持,因为对教育工作的热爱,汪艳对课改的探索从来没有停止过。她不仅盯着自己的学科,还将英语与话剧、艺术、写作、演讲、辩论等联系在一起。每一节课总有创意和亮点,学生们永远不知道她下一刻要做什么,总是充满期待,兴奋不已。“学生们开心,我也会开心,我的幸福感始终和学生的心连在一起。”汪艳满眼的满足。

课程整合非一朝一夕。汪艳认为,教育首先是要教学生做人,其次是做事。英语老师教的是英语,而不是教教材。于是,她将教材进行大量的整合,没有时间怎么办?很多个周六的夜晚,她都通宵达旦。“不会觉得苦,这不仅是让学生们在高考中受益,更是一生的受益,高考之后他会因为英语的能力走得很远。”汪艳朴实的话语里,是多年的坚守与付出,是师者的大爱情怀。

这些年来,汪艳所带的学生在高考中英语平均分多次名列北京市前茅。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汪艳开辟了一片绿地。在课改艰难的探索中,她何尝未曾想过放弃。是孩子们的理解和支持,给了她无穷尽的动力。星星之火,可以燎原。27年,老师们眼中的“另类英语教学法”形成了燎原之势。不仅在北京八中掀起了教学改革,这种充满人文关怀的教学法也传播到西城区、北京市乃至向全国辐射。在这个过程中,汪艳从青年教师身上也学到很多,“青年教师是创造力最丰富的时候,他们有很多创新点,只要心中有大爱,他们会成为最好的自己。”汪艳谦卑地说。

告别——愿他/她走向幸福的人生

在汪艳的生命中,有无数与孩子们有关的记忆。那一天,她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平静地告诉孩子们明天的高考要好好发挥,她相信他们的实力,可是,孩子们没有像往常那样认认真真地听她讲话,而是急急忙忙的收拾着书包准备离开,她有些伤心,暗暗想,虽然马上要毕业了,可是也不至于这最后一刻也坚持不了了啊,心里有些痛,她缓缓地说,“好吧,大家走吧。”说罢,她转过身,慢慢向门口走去,这时,只听见一个孩子大喊了一声“Lily”,她下意识地回过头,只见全班40多个学生一齐跳上了化学实验室的课桌,眼含着泪花目视着她。

她哭了,稀里哗啦,没有了老师的威严,没有了老师的矜持,像一个孩子一样,哭得抬不起头,眼睛肿肿的,她知道,这是孩子们在用他们特殊的方式向她表达他们的爱,她不记得自己有多少次设想着和学生们告别的方式,可是,她仍然没有想到,孩子们竟是用她最喜爱的影片《死亡诗社》里,学生们送别他们最喜爱的老师的那一幕来和她道别,那一天是2008年6月5日,距离高考仅两天。

这样的情景,汪艳经历了太多次。“每一次都像失恋的感觉。好像一开始,这种爱注定就要分离的。我觉得师生情应该大于父母情,父母爱孩子还掺杂着‘养儿防老’的目的,而老师的目的是让学生学会独立,走向幸福的人生。一生一世你不会忘记你的每一位学生,学生也不会忘记这个老师。这是非常非常幸福的感觉。”

每一天努力的付出,三年后,每一次听到毕业铃声的时候,汪艳都是崩溃的,学生们跟她热情拥抱,哭得“死去活来”。他们每一个都是有差异的学生,在汪艳的眼中,却是那样可爱。每一届学生毕业时,汪艳都会让他们写一份建议信,然而每一次建议信都写成了感谢信。

“感谢您在英语课上教会了我们如何去爱,去爱别人,去爱生活,去爱这个世界。”对于汪艳来说,这也许就是最高的奖赏吧!(完)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