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国内要闻

马春英:因教师这一职业而幸福

发布时间: 2017-09-08 13:46:0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闫景臻 | 责任编辑: 闫景臻

教育各有不同,但是每一个好校长和好老师却是相同的。他们的工作琐碎,重复,需要极大的耐心和创造力。他们热爱这份平凡的职业,在无数个坚守平凡的日子里,致力于改变,探索课程改革,创新教学模式,期望给予孩子们最适合的教育。这些师者,不仅授业、解惑,更身体力行地教会孩子们如何做人,影响着他们的品格,让他们一生受益。

第33个教师节如期而至,中国网选取了多位坚守在一线的教师,通过他们的故事,让读者感受到普通教师的荣耀与伟大,通过他们的视角,展现近些年来教育发展的巨变。

《坚守与改变——中国网2017教师节特别报道》得到了北京市教委的大力支持,在此表示感谢。也向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致以崇高的节日敬礼和祝贺!

马春英:因教师这一职业而幸福

(中国网记者闫景臻)

马春英,女,1966年生,现为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高级讲师。曾获得北京市优秀教师、北京铁路局优秀教育工作者、北京铁路局优秀教师、北京市中等职业学校技术技能比赛优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马春英

清瘦且有棱角,总是微笑,毫无刻板印象中老师的威严。这对于从小惧怕老师的记者,放松了不少。记者问马春英,如果当年你没有选择做教师会怎样?她回答说,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但现在看来,我当时的选择是对的,我很喜欢当老师,越干越喜欢。

第一个教师节:从细微处感到与往日的不同

1985年9月10日,是新中国第一个教师节。此时的马春英还是上海铁道学院机械工程系热能机械传动与装置专业大一的新生。她依稀记得,那一天老师们有了自己的节日,突然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从这些细微的变化中感受到教师节与往日的不同。在为自己老师表达祝福和感谢的同时,她更为自己的母亲高兴。她说,母亲是小学老师,但在文革时期,老师常被人叫“臭老九”,地位比较低,大院里有20多户人家,总感觉抬不起头来,小心翼翼的做事。

马春英说,记得第一个教师节,还没有想到要送礼物给老师,但是心底里念着老师的好,只能用真挚的语言表达祝福。马春英说,远在千里之外求学,同学们对老师有了更多的依赖,老师也把她和其他的同学们当作亲人看待,慈爱且有责任心,生活中事无巨细的关照,学习上淳淳教诲,老师的关爱让我缓解了对家人的思念。

自己的第一个教师节:收到祝福很自豪

母亲是小学教师的缘故,马春英对“老师”这一职业有着特殊的亲近感。六年后,马春英从河北张家口机务段调到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做教师。

1991年的9月10日,马春英过上了自己的第一个教师节。她回忆说,教师节那天,学生们自觉的问好,说“老师辛苦了”,“老师节日快乐”,还会有学生自制卡片送给我。马春英说,自己第一次收到节日卡片,非常自豪。中职的学生都是初中毕业的孩子,平时挺淘气,但那天觉得他们特别乖,洋溢着笑容,纯净的眼神,自己很感动,很庆幸成为一名老师。那天,学校召开先进教师表彰大会,让优秀教师代表介绍经验。马春英说,从他们的经验中深深的体会到当老师的不容易,对这一职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从倾听别人的经验到分享自己的经验

二十七年,马春英不断成长,从一名普通教师成为教务科长,成为了教学工作的中流砥柱,除了管理工作,她仍然坚守在一线教学,教授《机车总体》、《机械原理》等课程。

从她的第一个教师节到第二十七个教师节,每年的表彰大会,她从听别人分享到现在分享自己的经验,马春英说,这种变化让她感觉到国家教育的发展,她不仅是见证者,也是亲历者,她感到越来越幸福。这种幸福有两个层面。

第一个感受,国家尊师重教的气氛越来越浓,这让我很自豪。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通过我的从教经历,让我对这一职业有了切身的感受。

第二个感受,真正的幸福不在于过教师节,而是在每年教师节,已经毕业很多年的学生打电话问好,这种幸福是发自内心,真实的感动。教师这一职业属性决定了没有轰轰烈烈,成为教育家的也很少,大家都是平凡的,默默地奉献着,但是一到教师节,那么多的学生,不管多远,亲切的问候,那种幸福就像母亲见到久违的孩子一样。

马春英说,记得当年一个学生,毕业工作后很不顺利,感觉不受领导重视,苦闷,迷茫,我经常开导他,教他一些方法,这个学生坚持了下来,而且现在发展的很好,并且每年教师节都会打电话汇报他取得的成绩,看到学生的成长,我最幸福。所以这种幸福,尤其教过的孩子越来越多,他们对你表达越来越多,你的幸福感就会增强,并不是说因为教师节而幸福,是因为我们这个职业。

马春英

获得教师的幸福感 两个条件不能缺

从教27年,马春英仍然执着的热爱这个职业。她说,我做老师的幸福感不是说到教师节那一天才会有,教师节是强化这种幸福感的时刻。从根本上说,教师是一个平凡的,有时候是挺寂寞的一个岗位,要做好一个教师,获得教师的幸福感,两个条件不能缺。一个是爱心,一个是责任。爱是教育的灵魂,爱是教育的开始。尤其是面对个别有缺点,有毛病,有特殊情况的孩子时,更要有爱心,老师首先要去爱他,就像爸爸妈妈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想尽一切办法,慢慢地渗透。因为你爱他,你就会有责任,当肩上有了责任,就不会觉得辛苦。

当老师的快乐和幸福不会立竿见影的显现,一个学生的成长,一点一点的转变,有时很小的进步,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曾经的努力和付出都不会白费,有的学生可能是需要毕业多年以后,才能显示出当初这个老师教育的结果,今天再反馈出来,就会强化你的幸福。

马春英说,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就是选择了责任。那么这个责任是第一重的,首先要明确,你面对的是人。第二我想对自己说,虽然平凡,但我很快乐。

马春英说,老师和学生是平等的,要尊重学生,关爱学生,包容学生。刚开始当班主任时,学生不听话,不能理解你,当时心里很着急,这种急切一定会反映在工作中,效果却适得其反。当意识到这些,我平和了心态,转变了方法。

马春英借用德国哲学家卡尔•西奥多•雅斯贝尔斯的理论说,教育的本质,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所以,在教育中我们需要更多的耐心。

马春英说,老师的工作就是把学生的潜能激发出来。为什么把老师比做“园丁”,我的理解是,学生就像小树,在成长过程中长出不需要的东西,老师就要及时的用爱心帮他去修剪,而不是光教他知识和技能,还有健全的人格,如果树长歪了,那我们就把它修正。

职业教育大发展 提供了施展才干的“舞台”

马春英从教的二十七年,也是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沧桑巨变的关键时期。2004年,学校从原来隶属北京铁路局划归北京市教委管理。从原来的企业下属学校转变为独立的教学单位,对教育的认知发生了转变,正逢职业教育大发展的关键时期,给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以及像马春英这样的中职教师提供了施展才干的“舞台”。

马春英介绍说,2015年,北京市积极探索“高端技术技能人才贯通培养”,支持部分职业院校与示范高中、本科院校、国内外大企业合作,选择对接产业发展的优势专业,通过考试招收初中毕业生,完成高中阶段基础文化课学习后,接受高等职业教育和本科专业教育,学生还可以获得国内或者国外的本科文凭。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作为国家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国家中等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示范学校、北京市职业教育现代化标志学校,也在“高端技术技能人才贯通培养”项目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作为学校“3+2+2”贯通培养项目负责人,马春英带领相关科室积极开展专业调研,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制定了贯通培养系列教学管理制度,为贯通培养工作的顺利进行提供制度保障;积极与昌平一中和昌平教师进修学校合作,共同开展贯通培养教师培训;以高中会考为目标,开展文化课教学,保证人才培养质量;突出技能培养,一体化设计人才培养方案;加强教学资源建设,开展了贯通培养题库建设。

京津冀协同发展 为学校发展带来无限可能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给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这类中职学校提供了更多输送优秀人才的渠道和平台。

马春英说,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围绕“服务轨道交通快速发展”和“服务京津冀协同发展”为抓手,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办学目标,以铁道类、城市轨道交通类、电气技术类专业为主,满足旺盛的区域轨道交通发展,为学校的专业建设、人才培养提供了无限可能,也希望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为我国铁路和轨道交通建设、地方经济与社会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完)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