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本网独家

清华北大成旅游“朝圣地” 限客令让游客遗憾离去

发布时间: 2017-08-15 17:01:3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闫景臻 周继凤 实习记者 江玉婷 刘嘉欣 | 责任编辑: 闫景臻

参观时间虽已截至,但清华西门仍有大量游客集结

记者 闫景臻 周继凤 实习记者 江玉婷 刘嘉欣

清华北大“门难进”

炎炎烈日炙烤着清华大学西门,四五名保安严守着通道,一次次将试图骑着共享单车进入校园的年轻男女劝退。

有些年轻的游客看到清华内部的人员骑着单车进进出出,便学着样子试图蒙混过关,但依然逃不出保的“法眼”。

记者问保安,没有证件的人也骑着电动车和自行车进去,他们为什么可以进?保安说,我确定他们是学校里的工作人员才放行的。

来自河南的一名中年男子却不买账,他坚定地认为保安肯定是拿了他们的好处才放行的。记者提议明天早上可以早点来,男子气愤地说,我今晚就回去了,一天好几百块的花销,谁还会等到明天。说着话,就起身往南走去。

站在高处的保安拿着扩音器高喊着:“今日参观人数已满额,请游客明天再来。”

有游客问道,明天我几点来啊?另一名保安答道,八点半开放,提前两小时来排队。

当日被告知“进不去”的游客,立刻“见缝插针”,在空出的地方站好,与“清华大学”大门合影留念。

从广东中山来的一家四口不肯离开,说看看一会能不能找机会进去。记者解释说,今天进校人数人已满,进去的可能性不大。记者的一席话让他们当天参观清华的计划破灭,小儿子的脸上顿时没了神儿。父亲无奈地说:“我们专程前往赶了两千多公里来北京,儿子想进清华大学看看,保安把着门不让进,太不应该了”。母亲则央求记者说:“你是记者,跟保安说说,让我们进去看看”。

下午四点钟,正是夕晒最“毒”的时段,但几分钟后,又一波的游客到来,把清华西门围得水泄不通,重复着刚才的景象。

在游客的外围,两名海淀区青龙桥街道的保安人员维持着秩序。记者问你累不累啊,每天看这么多人烦不烦?一名保安说,习惯了,天天这样。

为了避免机动车与行人发生事故,大约两年前,在清华西门空地与机动车道的分隔线上,立了一排铁栅栏。

一名中年女辅警拿着小旗,伸开双臂拦着人群,站在铁栅栏的一头,看到绿灯亮时,收回手臂,向过马路的人群高喊:“快点,抓紧时间,请大家抓紧时间。”

记者了解到,清华大学每周一不对外开放。开放日入校时间为上午8:30,下午13:30,上午放行3000人,下午3000人,截至时间根据每天定额人数动态调整。

限人措施,导致一些散客集结在清华西门,无法进校参观,但又不忍心离去,徘徊在校门口。正因如此,促使一些有“条件”的人动起了歪脑筋。前不久,来自河南的一家四口为了能省时省力地进入清华,选择向快递小哥付钱,藏身快递车之中“偷渡”进校。也就有了凌晨四点就来排队进校的游客。

而另一边的北大,同样地上演着同清华西门门口别无二致的情景。

下午三点半,在北大东侧门,游客队伍沿着墙根向东然后拐弯向北延伸,排起了长约700米。一路上,数名保安维持着秩序。

记者问保安,排这么长的队,17:00前都能进去吗?保安说,到16:00就开始向后面的游客通告不要排队。

与清华的定时限人不同,北大每天07:30-11:30和14:00-17:00向游客开放,但要登记后方可进入。粗略估算,每天进入北大校园的人数与清华差别不大。

为了应对游客大量集结,给中关村北大街交通带来的影响,北京大学特意把游客入口从东南门改为东侧门。

北大东侧北的游客队伍向北延伸了近700米

“清北游”形式大于内容

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游客是从全国各地专程前往北京参观“清北”,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把清华北大当成旅游景点,其次是想通过“清华北大”的学习氛围来激励子女好好学习,为其开拓眼界、坚定理想信念。

一位来自山西妈妈专程带着儿子来参观清华北大,她表示,校方的限流政策完全没有必要,纯粹是浪费我们时间。谈及参观北大的目的,她称,也就是来看看,我们知道考不上,但就是想让孩子有个目标。

记者采访了几位参观完北大的游客,谈其感受,就是太热了!排队几个小时就看了十几分钟,其实也没看到什么,形式大于内容。

除了驾游之外,报团旅游、夏令营等形式参观“清北”的游客也不在少数。不仅广大学子对“清北”怀揣着向往之情,家长也对“清华北大”存有欣羡之意,渴望一探全国最高学府的“真面目”。

然而现实并不能满足广大游客的要求,北大的“限时令”、清华的“限流令”,让许多游客苦等数小时后失望而返。对于校方的限制举措,游客们表示不能理解。

一位四川的游客表示,正值暑期,游客进到校园并不会给学校造成什么影响,这样限制,给游客的只能是遗憾。大学应该更开放、更人性化,参观时间可以相应延长。

但也有个别的游客认为限制措施很有必要。一位来自山东淄博旅行团的一位队员表示,他认为校方的管理措施很好,因为学校不是景点,游客不能影响学校正常的秩序。

早在七年前,“限流令”就已开始

这样“火爆”的参观场景,并不是近几年才出现的。大约十年前,刚刚毕业的记者当时住在清华西门北侧的水磨社区,从那时开始,在西门的红绿灯那里经常堵车,尤其每年暑期更为严重。从公交车窗望下去,大批的游客集结在清华西门,“朝圣”一般涌向清华。

当时,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都还未采取明确的“限时令”、“限流令”。

高校作为紧缺的优质教育资源,备受游客们的青睐,这不难想象。但高校又不同于普通的旅游景点,各方面的基础设施皆不是为旅游游客准备的,环境承载能力也不足以支撑庞大的客流量。并且随着人流量的不断增多,以及相应而来的校园管理等诸多问题,严重扰乱了学校正常的教研、学习秩序。

一方面刚需无法抑制,一方面学校又难以有效管理。

在这样的矛盾下,2009年,北京大学成立校园管理秩序管理中心,用以规范管理北大校园旅游。自此之后,凡进入北大校园旅游的旅游团队都需要登记,并且每日参观校园的人数被严格控制在3000人以内。

紧随其后,2010年,清华大学出台了《清华大学校园参观管理办法》,也开始对参观时间、参观程序以及参观路线进行限制。

团体参观必须提前3~15天在网上预约。校园参观开放时间为双休日、法定节假日以及学校寒暑假期间的8:30至16:30,正常工作日不对外开放参观。而参观路线则明确规定为,荷塘月色、水木清华、日晷、二校门、大礼堂等著名景观,其他区域不对参观者开放。

近些年来,每年去清华北大参观的人数不降反增。而每年暑期,“清北游”成为北京旅游非去不可的景点,部分媒体带着民意,连续不断的口诛笔伐,呼吁清华北大应该以更加开放包容的姿态面对公众,而清华北大面对这样的争论却很少发声。是该“放开”还是继续“限流”?社会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但不管怎样,“清北游”所引发的一系列乱象每年都在上演……

夕阳落下,天气没有了下午时的烘烤模式,零星的几个人借着余晖的亮光在拍照,集结的游客不见了踪影,只有北大东侧门往北的墙根,清华西门往南的人行道上留下的满地垃圾。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