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本网独家

名人堂 | 卢勤:孩子来到世界上,安全感和自信心最重要

发布时间: 2017-07-20 10:47:02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王晓霞 | 责任编辑: 祝颖丽

著名的“知心姐姐” 卢勤做客《教育名人堂》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首席教育专家、原总编辑,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曾荣获中国新闻工作者最高奖“韬奋新闻奖”、中国少年儿童工作者最高奖“宋庆龄樟树奖”、联合国颁发的“支持儿童杰出成就奖”、中宣部颁发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先进个人奖”,以及中国十大杰出女教育家等称号。

中国网: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曾经说过,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外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作为陪伴孩子们成长这么多年的知心姐姐,您影响了非常多的孩子。从事教育工作这么多年,您有什么样切身的感受?

卢勤:他的这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从事教育工作,真的是有一种成就感,就是觉得你的一句话、一本书、或者一个行为会影响一个人。我这些年做青少年工作和家庭教育中接触了无数的孩子,也接触了无数的父母,这些孩子的变化让我觉得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河南信阳地区手拉手希望小学里有一个贫穷的孩子叫叶枫。当时中国少年报捐助了一所学校,叫王大湾手拉手希望小学。这所学校在选址时,我们来到了这里,发现学校里面有四个失学的孩子。

我带着小记者到各家走访,走到叶枫家时,叶枫没在家。他妈妈流着眼泪说,“我真是没用,我们家欠了人家几千块钱,他爸爸都40多岁了,出去给人家打工。现在房子又漏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不能让儿子去读书了。其实儿子挺想读书的,最后我们家就剩一袋米,我就跟儿子说把这袋米卖了,交学费吧。结果儿子扛了一圈回来把米扔在桌子上说,妈这个学我不上了。让妹妹去读书吧。”叶枫妈妈哭着说,我真没用,我的孩子爱读书,可是我没有能力让他去读书。

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当时拿出口袋里的200块钱,我说给你吧,他说我不要。我说这个钱在我这可能是买件衣服,对你还有用。等我们离开时,出门碰到了叶枫,当时他个子挺矮的,他听说知心姐姐和小记者到来,去借衣服了,借了一个大衣服,袖子就卷在这儿了。

我说,“叶枫,你妈妈给你的米为什么没有卖?”他说,“我妈身体不好,如果家里没得吃,身体更不好了,我不读书了,让妹妹去读书,不要妹妹像爸爸那样,出去打工连封信都不会写。”

我说,你的梦想是什么?“我想当老师,让全村的孩子都有学上。”我当时就很感动,我说一定要让你的梦想实现。后来我就资助了他,他就返回了学校,当新学校落成时,我看到大队日志上写着——大队长叶枫。当时就很有成就感了。

叶枫读书非常好,他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老师。有一次我脚骨折了,他听说后来了一封信,信上都是眼泪,说你怎么骨折了,我恨不得飞到你的身边去伺候你,可是我没有钱。我当时听说他考上中学了,中学的学费还挺高的,我就把学费寄给了他。

他又来了一封信:妈妈,我早就想喊你一声妈妈了,可是我觉得不配,您就让我喊一声吧!我当时内心充满了感动。

卢勤:后来有一次,我跟敬一丹还有一些同志到他们村里去慰问老百姓,叶枫就帮我拿着书包,什么话都没有说。直到活动结束,车要离开时,他把书包还给我,小声说了一句“妈妈再见”,当时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我跟敬一丹说,这孩子跟了一天就想喊一声妈妈,可是他就不好意思。敬一丹眼圈都红了。

这个孩子非常优秀,但是他没有考上潢川师范,他就觉得很对不住我。有一次,正好信阳请我去给家长做报告,教育局局长就坐在旁边,我当时站起来说:“局长,让我的孩子上师范吧,他想给农民的孩子当老师,很多孩子读了师范就离开了大别山,而叶枫将回去。”

这个胡局长本身也是农民的孩子,他站起来说,如果政策允许我就让他上,如果不允许我出钱也要让他上。后来地委经过研究,因为他是一个优秀的孩子,就让他读了潢川师范,没有要他的赞助费。

我再去看他时,他特别激动,我听说他什么菜都不吃,每天就是一个干粮吃点酱,或者是咸菜之类的,因为他没有钱。我当时获得了“韬奋新闻奖”,获得了几千元奖金,我就给他了。

他不要,说,“妈妈,我不能要您的钱。”我说,“儿子你记住,你读了书以后,要回到大别山给农民的孩子当老师。”他就说了一句话,“您相信,大别山永远有你的儿子。”

后来这个孩子毕业了,就回到村里当老师,学校里并没有老师名额,当一个代课老师才200块钱,我说你要坚持下去。后来北京城发生非典,他就把一箱绿茶寄给我,说妈妈,绿茶能够治非典。我把2000块钱寄给他了,我说这是你家唯一能够卖钱的东西,我不能要你的钱。

后来这个孩子转正了,成为一名正式老师,还成家了,有两个孩子,现在是一个学校的教导主任了。当我们的宣传部长到他们村拍照时,他说我当时看他给孩子讲课讲得那么好,眼泪都出来了。如果没有人帮他,他可能就是一个要饭的孩子。今天他很优秀,他教的课在县里获了奖。

这个孩子的成长让我很有成就感,其实你别看他家穷,但是他有理想,想当老师,帮助别的孩子,所以我才帮他。帮的过程中我内心就非常丰盈,我觉得我很有收获。

在这几十年中,这样的孩子有许多,叫我妈妈的起码也四五个,我就特别有成就感。我帮过贫困的孩子,流浪的儿童,残疾儿童,也帮过犯罪儿童。这些孩子的成长就是一个灵魂唤起了另一个灵魂,就是这个感觉。

中国网:您刚才讲的故事可能只是成千上万故事中的一例,这个孩子非常懂得感恩,他接受了您给予的爱,也把这份爱传递给他人和社会,这也是教育工作者的大爱和意义所在。

我们知道,您正在推动家校合作项目,有专家提倡家庭教育主体论,你认同这样的观点吗?

卢勤:我非常认同,其实很多优秀孩子和一些有问题的孩子,都跟家庭有关系。因为家庭是土壤,孩子是种子,孩子在什么样的土壤和种子中生长,他就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是太重要的了。所以家庭影响是对孩子一生影响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我们不能说把孩子送进学校,家庭就没有责任了,其实就是很多孩子直接受到家庭的影响。我们现在专门推动学校和家庭建立密切的关系,以前就是家长听,或者是家长挑毛病的,现在不了,家长成为一种重要的力量,走进学校,成为学校力量的一种延伸。

如果说把家庭比作土壤,学校就是阳光雨露了。如果家庭和学校结合起来,这个孩子就能成为一棵参天大树,或者长成一颗茁壮的小草。不管怎么样,他会得到生命的一种价值。谁都不是先学好了才当父母的,是一边当一边学,所以我们父母是和孩子共同成长。

中国网:中国网教育频道曾发表过您的文章《什么样的家庭关系最受孩子欢迎》,文中提到三毛曾经写过这样一句话,“我一生最大的遗憾不是没有赚得全世界,而是请你欣赏我。”她这里边的“你”是指她的父亲。您觉得每一个孩子都渴望父母的认同和欣赏吗?

卢勤:是的。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有两点特别重要,一个是安全感,他有很大的安全感,他的生长障碍会小一点,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到青春期特别容易犯罪。还有一点就是被人肯定,被人喜欢和被人认可。小孩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不被人认可,他的内心会非常自卑,他就觉得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没有价值。

马斯洛说人生有五大基本需求,第五点就是个人价值的体现。最初的体现是父母和老师对他的评价。其实小孩儿做一点事儿,特别需要得到爸爸妈妈的肯定。这种要求完全是天生的,而且是自然产生的。爸爸妈妈给一点肯定,孩子就会特别高兴。

我在个人成长的过程中感到很欣慰,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得到爸爸妈妈的肯定。爸妈说我勇敢,我就越来越勇敢。我小时候能爬得很高,上天梯,能够上窗台擦玻璃,我妈老说我勇敢,所以我就特别表现出勇敢。我这个一辈子就没怕过什么事儿。另外我妈妈表扬特别巧妙,不是让你听着挺假的。

有一个小孩儿就跟我说,“我妈妈不在家,我把屋子收拾干净了,本来想给妈妈一个惊喜,我妈一进门假模假式地说,真是爱劳动的好孩子。我一听就烦了,你别说了,我也不干了。”他说我妈特假。

我说我妈不假。我在家里排行老五,我们家重要的活都是哥哥姐姐干了,到我这就变成了擦桌子扫地,我那会儿还上幼儿园呢,专门在我妈不在家的时候把屋子收拾干净。等我妈妈快回来的时候,我就躲在门后面。

我妈一进门,总是惊讶地说,谁干得这么干净?关键的时候我就站出来了。我妈妈说真想不到是你干的,你可真能干。为了这句话,我干了好几年的活。就总想给妈妈惊喜,得到她的一种认可,这是我小时候的感受。

我长大以后,做了父母,发现这种肯定越来越少,爸爸妈妈老说你瞧人家,觉得人家的孩子是金子,自己的孩子是沙子,人家的孩子是天才,自己孩子是蠢材,老是瞧不起自己的孩子。

有的爸爸妈妈当着孩子的面说我们的孩子没有一点优点。我一看就那孩子脸都不知道放哪儿。我说你看他站的样子多好,那孩子立刻脸上就有点笑容了。我说你看他的姿势多好,你看他多有礼貌,找出一点点优点的时候,孩子就会有一种存在价值了。

现在这点是特别缺失的,很多父母拿别人的孩子作自己孩子的榜样和标杆,于是就瞧不起自己的孩子了。我告诉他龙生九子,子子不同。每一个孩子都不一样的。你要看中你孩子哪儿最好,给他肯定下来,这个孩子这一辈子都有自信。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

中国网:您提到了,每一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他都有自己的天赋和特长,父母的使命是要挖掘孩子与众不同的地方,激发他的存在感和自信心?

卢勤:我们老谈教育孩子,其实要点燃孩子,激发孩子。孩子内心里有很多他喜欢的或者是他的长处,或跟别人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要激发他,让他能够看到这点。

我特别觉得有趣的是咱们原来的外交部长李肇星先生,他个子比较矮,很有才华。有一次记者会上一个记者跟他调侃,“李部长,你的才华我们很佩服,您的长相我们不敢恭维。”李部长幽默地说,“我妈不这么认为。”我当时觉得太棒了。“我妈认为我挺优秀的”,他这一辈子就不因为个矮感到自卑。

我觉得今天的爸爸妈妈要换一种眼光看孩子,你的孩子哪儿最棒?有的父母想半天说没有一点好的地方。我说这你不配做父母,不是你的孩子有问题,是你有问题了。这一点的改变将改变孩子的命运。

(主持人/文字编辑:王晓霞 视频编辑 :刘昌 拍摄:刘昌 刘嘉欣 乔敏瑞)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