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二孩妈患上"补课强迫症"年入50万焦虑教育支出

发布时间: 2017-02-10 08:54:47 | 来源: 广州日报 | 作者: 许蓓 | 责任编辑: 闫景臻

“妈妈不能陪你一辈子”

寒假前,大宝在广州一所出名的民办小学读一年级。本来每年学费在周琪看来“简直不能更划算——2.4万元”。而读数学和英语培优班,加起来一年的花费都近2万元了,到了高年级,培优班的学费会再高一点,两科一年3万元左右;培训机构Y班一年2万元左右;钢琴加上大提琴,一年学费3万多至4万元。

因为孩子的身体素质不错,对运动也有兴趣,周琪找了自己的朋友关系,送她去一家不错的俱乐部学击剑。杂七杂八加起来,一年下来养孩子,仅仅在教育上的开支就要花费近10万元。

二宝虽然年纪小,但是周琪用养育大宝的经验,给儿子规划了一条路——“3岁前上早教,3岁开始学英语,幼儿园不用太好,就近和安全就行。”也就是说,儿子入学前还有5年的时间,花费在儿子身上的钱,每年也要2万元左右。

家里的老一辈都认为,周琪有点太焦虑,给孩子报的班太多。“孩子到底行不行啊?能做完那么多作业么?能接收得到那么多知识么?”周琪自己的妈妈也说过几次,是不是不要上那么多培优班。

“其实我是挑过的,数学是一定要去学奥数的,孩子有兴趣,而且她跟得上老师的节奏。”周琪说,“我们家孩子去上课很开心,跟老师关系也非常好,可能是因为我很幸运遇上了一个喜欢数学的孩子吧。”

当大宝练钢琴练到哭时,周琪还会拿着“武器”站在旁边“恐吓”孩子;孩子要早起去上课,睡眼惺忪时,周琪也会用冷水泡湿毛巾给孩子擦脸,让她“醒神”。

“你现在不努力,以后就没选择的机会,妈妈不能陪伴你一辈子。”周琪经常这样对孩子说,但是6岁半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作“奋斗”。寒假最后这一周,大宝每天晚上放学,都会自己先抓紧时间做完当天的作业,再洗澡、上床自己看书。

“我觉得妈妈很暴躁啊。”大宝偷偷说,“但是我的妈妈真的很努力,我知道她工作都是为了赚钱给我交学费的。”

“补课强迫症”只为多机会

每次听周琪说起养儿经,朋友都笑她有“补课强迫症”。周琪与丈夫都出生于小康之家,幼时从没有补课、夏令营之类的花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长大的,怀疑自己度过了一个假童年。”她说。

春节长假,周琪本来想带大宝去澳大利亚旅游,因为工作关系腾不出时间,就不得不取消,后来考虑带着二宝一起跟团去日本,结果报团时间太晚了。“最后就带她和弟弟跟我一起出差去厦门,然后又去了趟香港。”

在香港度假时,周琪跟定居香港的表姐见了个面,“表姐刚刚才生了宝宝,还没满3个月,她就要去幼儿园拿筹排队了。”周琪说,在经济发达的城市,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投入,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精力上,都是相似的。

周琪说:“如果我每月拿两三千元钱工资,目标就是求温饱,求生存,或许能在一线城市立足就是我的小目标了,但现在我们的目标是能买大一点的房子,给两个孩子更大的学习空间,尽量帮助满足他们自己的小目标。”

周琪家的大宝,英语学得不错,在自己床头贴了张世界地图,时不时在地图上打个圈圈。

一次她跟周琪说:“妈妈,这里是马达加斯加,我们什么时候能去看看?”“妈妈,你以前出差去伦敦,什么时候能带着我一起去?”

然而,在周琪看来这些都需要钱。

“知识改变命运是真理。我也希望孩子能明白,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不可能你坐在那儿天天玩乐,天上就能掉馅饼养活你的。”周琪说。

   上一页   1   2  


文章来源: 广州日报
 
分享到:
 
中国网教育频道热线:010-88824912 商务合作:010-88824912 传真:010-88824989 合作QQ:3090653241 电子邮箱:edu@china.org.cn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中国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