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今日头条

朱永新:应该让草根教改更深地进入课堂

来源: 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12-14 17:28

责任编辑: 王龙龙

分享到:

字号:

朱永新:应该让草根教改更深地进入课堂

图为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 民进中央专职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

图为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 民进中央专职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发表主题演讲

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举办的“2013年中国教育家年会暨2013年度中国好教育颁奖典礼”于12月12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办。全国教育界专家、校长、教师、教育企业家及媒体人等500余人齐聚一堂,共同回顾2013年中国教育发展历程,围绕《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中的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焦点问题,深入探讨中国教育发展存在的问题与前景,本次活动可以说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出台后,由媒体组织的最大规模最高规格专家阵容对《决定》关于深化教育改革的解读,为教育改革的重点难点提出了可行的建议以及改革思路。会上,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永新先生发表了主题分享。

朱永新: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呼唤好的教育,我们也一直在期待中国的教育来一场深刻的变革,甚至来一场真正的脱胎换骨。但是,我们一直没有看到真正的好教育在向我们走来。原因在哪里?改革的呼声应该已经响起了多年,2010年,我们国家政策发布了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为我们描绘了一张非常诱人的改革蓝图。

这一次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再一次吹响了教育改革的最强音。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历次三中全会改革关于教育的表述,这一次是最全面的、最系统、文字最多,723个字,对立德树人、对推进教育公平、对教育的变革都讲得很清楚,症结在哪里?原因在哪里当然很多,我觉得有一个问题我们一直没有很好地关注,就是民间的力量没有进入改革的视野,思想的力量一直没有真正的进入到我们的教育,这是问题的真正所在。

这次三中全会的《决定》中明确提出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当然,教育领域不同于经济领域,在教育领域不能完全由市场说了算,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公共服务的产品,但是它和其他领域的改革一样,如果没有民间力量的进入,如果没有真正市场力量的配置,教育就会面临很多的问题。所以教育真正的问题在哪里,教育是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就是市场力量没有进入教育,所以我觉得十八届三中全会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迪,就是我们应该让民间资本更多的进入教育,应该让草根教改更深地进入课堂,应该让社会力量更好地进入评价。我觉得这三个环节解决了,教育的很多病症也许能够得到治疗,能够让教育更有活力、更加公平。

首先,让民间资本更多的进入教育。一个国家的教育有没有活力,一个国家的教育发展能不能形成一个好的生态,决定力量取决于平衡。在发达国家走过的历史上可以清晰的看到,民间资本进入教育对于教育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现在民间资本进不来,门槛太高。在中小学,因为我们的公立学校过于强大,多少年长期建筑起的,公立教育系统是一个不均衡的教育系统,好学校非常之好,民间资本要想办到好学校的水准有相当的难度。

本来行政部门承诺几年内要解决择校的问题,我看再有若干几年也未必能解决择校的问题。原因在哪里?能不能动脑筋变革一下,把最好的学校性质变一变呢?变成让民间资本管理的学校呢?政府提供的教育资源应该是均等的,应该是尽可能优质、均等的教育。如果这些学校资源不能很好的平衡和均衡,中小学让民间资本来做有很大的难度。

当然,在其他的二线城市,在其他的地方,更多的展开胸怀让民间资本进入教育,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空间。长期以来,我们的高等教育基本上是公立教育为主,即使二级学院,独立学院也不能讲民办,但事实上民间资本基本没有进来,是利用了政府的品牌和资源逐步形成起来的,所以中国的民间资本远远没有进入教育领域,也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我们要求校园要500亩地,要求必须从大专开始办起,我们能不能吸引一流的企业家,能不能吸引第一流的人才兴办我们的民办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那么多的上市公司钱都没地方去,国家能不能出台政策吸引他们办教育,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的大学能不能做一些改制,能不能做一些托管,我认识的很多著名企业家愿意做教育,但是这样一个体制,这样一个门槛让他们很难真正进入。所以我觉得只有让民间进入教育之后,教育才能更均衡,那时候教育就很清楚,政府提供的很多学校,资源配置大致相同,选择的学校搞民办教育,这样的教育生态逐步形成,有特色的学校、选择性的学校可以让民间的力量更多去做,这样政府就有力量更多去做好教育均衡、教育公平的事实。

第二,让草根的教改更深地进入课堂。事实上这么多年来,草根的教育改革从来没有停止过,一个方面我们对很多的教育抱怨、批评、责难,但是另一方面如果细心也会发现,有很多民间的教育改革风起云涌。在课堂里,包括这几年所做的新教育试验,现在在全国已经有一千七百多所学校,我们的学校每天是用一首歌开始新的一节课堂的。陈述、午读、默写,孩子们有海量的阅读,阅读伴随着他们学习的历程。我们的教师专阅读、专写作,对他们的成长起了重要的作用。类似于这样的改革不少见,甚至在中国出现了很多教育自救运动,只对父母,一些人群自己办学校,在北京我就碰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自己办学校,其中有很多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好东西,那种改革,那种完全冲破了体制束缚的改革,那种父母对于教育的渴望,真的让我们看到民间蕴藏着很大的教育力量。对于这样一种教育力量我们不能视而不见,很奇怪的是,很多已经非常成功、做得非常卓越的民间课改,我们教育行政部门没有发一个文件去推广过,我们官方的媒体、教育媒体没有大篇报道过、关注过,这是很奇怪的现象。这样一些民间草根的教改,我觉得应该鼓励他们,应该弘扬他们,让他们更多的在中国的学校去推广。

第三、让社会力量更好地进入评价。评价是教育的一个指挥棒。长期以来,我们因为缺乏一个比较好的评价机制,因为缺乏一个比较公正、客观的评价力量,所以教育很难得到真正的、巨大外部的推动,我们的管、办、评一体化,教育行政部门既是运动员,又是教练员,又是裁判员,教育督导很难对教育自身进行监督指导。很多情况下,教育督导也根本没有成为一种教育变革的力量,社会力量也没有真正的进入到我们的评价和考试。所以这次的三中全会也明确提出要发展第三方的评价,要发展社会力量对于在教育中配合的作用,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我们进一步关注的,如果我们有更大的容量让民间资本、民间智慧、民间力量进入到我们的学校,进入到我们的课堂、教育希望、评价,我相信我们的教育会更有活力,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在教育中都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