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谷公胜: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秘书长

来源: 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05-27 18:48

责任编辑: 刘昌

分享到:

字号:

    5月26日,由中国网主办的中国好教育—2013艺术教育高峰论坛在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举行,本次论坛邀请到了教育部领导、行业专家、机构代表、知名媒体一起聚焦中国艺术教育现状,围绕艺术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展开探讨,为中国艺术教育建言献策。

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秘书长 谷公胜

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秘书长 谷公胜 

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秘书长 谷公胜

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秘书长 谷公胜

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秘书长谷公胜接受了中国网记者专访。以下为采访实录。

艺考热下需警惕艺术教育功利化

主持人:近年来艺考持续升温,面对这样一个发展契机,如何利用这个契机更好地推进中国现代艺术教育的健康、良性发展?

谷公胜:这些年来,艺考升温趋势是大家都很关注的一个现象。我想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他们给我们带来的启发。

第一,随着物质文明建设水平的提高,人们在精神建设方面的要求越来越丰富,特别是对精神文化生活要求就高了。这方面可能更多的是学生的家长,他们对自己孩子这方面的要求也比过去提高了。他们认为培养一个健全发展的人,不仅仅是教授一些数学、物理、化学这方面的知识,更重要的是还需要在艺术方面要有这方面修养,这样的话,孩子的素质就提高了。不光是社会就业,还是对自己的个人生活都会有很大的好处。

反过来就是说,冷静思考一下,艺术考试升温一方面建立在基础艺术教育比较普及的基础上,另一方面也看出来很多是本着艺术考试能够为自己今后的就业,今后的谋职带来比较直接的好处。这方面要警惕两个问题,不要把艺术教育太功利化,完全没有公益、完全没有目标这也不现实。如果说把艺术教育配着以后的就业目标去学的话,那就眼光太短浅了,这个问题要引起重视的。我们要在艺术考试的过程中加强规范化的管理,因为市场扩大了、需求增加了,规范操作就要迫切提上议事日程。那么艺术考试的整个模式中很多的问题,是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的。应该从这方两个方面来看这个现象。

好的艺术教育的三个关键词:公平、文育、创新

主持人:您觉得什么样的艺术教育称得上好的教育,一所艺术院校应该具备哪些特点及吸引力?

谷公胜:好的艺术教育我觉得是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是公平,一个艺术教育肯定是一个公平的艺术教育,这个艺术教育是面对着每一个学生,不论你的民族、家庭经济情况,你的生活、社会、家庭环境等,都能够得到公平的、优质的艺术教育。200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葡萄牙里斯本召开世界艺术教育大会,在会上提出一个路线图,强调了艺术教育是人权的表示,也就是说,要把接受艺术教育提高到享受人权的高度来认识。我想我们国家目前看来让每一个孩子、每一个青少年都能够得到一个公平的艺术教育,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恰恰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很多地方还要做更多的努力,比如说城乡的差别、地区之间的差别、家庭和家庭之间的差别,都使得我们很多的孩子还被排斥在艺术教育大门之外,这个现象要克服的。艺术教育是公平的,要为每个人的发展都能提供一个公平的机会。

第二,好的艺术教育应该是文育教育。好的艺术教育,首先是使这个人的心性、才智得到充分的发挥,使他的人格得到和谐的发展,这是非常重要的。要为青少年提供一个能够形成自身和谐发展的平台,能够建构自己向真、向美、向上的精神家园。我们通过艺术教育让孩子的内心从小就能够植入精神的基因,这个基因很重要。精神基因决定他一生的健康发展,也决定了孩子以后能不能够幸福的生活。所以,好的艺术教育首先是这一点。也不能够只着眼于技能、技巧、技艺的训练,当然,技术的学习、知识的学习、基本功、技能的训练是不可缺的,但最关键的是要让青少年在学习艺术的过程当中,陶冶性情、提高品德修养,使自己的人格得到和谐发展。

有心理学家指出,威胁我们的已经不再是洪水猛兽,而是在于心里的暴力,心理能量是超乎自己力量的一个力量。现在我们社会上很多的问题,很多问题已经不是纯粹出于物质的原因,不是生存发展的障碍,而是心理暴力。所以克服心理暴力是要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问题。

艺术教育可以给我们孩子提供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们能够接受真善美的教育,能够培植精神文明的基因,那么他可以从小处抵抗来自于心理的冲动。那么这样的话,我认为我们艺术教育的关键是为了构建我们的精神家园,一个人最可怕的不是贫困,而是冷漠、精神家园的枯萎。这是著名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说的话,他说贫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心的孤立。艺术教育让我们孩子能够从小接受真善美的教育,这样的话我们的艺术教育才是一种好的艺术教育。这是第二个关键词。

第三个关键词就是创新,我们的艺术教育应该是启发青少年一种创新的思维,这一点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们现在很多的学习就是在让孩子接受前人已经积累的知识,并没有对他进行创新的培养。这个能力是我们中国教育所欠缺的、所不足的一点。这一点我们通过艺术教育可以来发展。

我就想起一幅画,是一个聋哑孩子画的画,很有意思,他画的是一个女孩,梳个辫子,耳朵没有画出来。聋哑儿童不画耳朵是很有意思的现象,但是眼睛画的非常大。聋哑儿童向外部世界表达的渠道就是眼睛,是很夸张的眼睛,但是,铁栅栏把眼睛挡住了。我从美术创作上对他说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把眼睛画小一点,但是孩子不愿意。他把铁栅栏画变形了,就是说他把铁栅栏画成有两个洞,正好自己的眼睛朝外观看。我就发现即使是一个有身体残疾的孩子,他内心世界的能量还是很多的。他要了解外部的世界,他那宁可改变窗户的形状,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眼睛的大小,就是可以跟梵高一样,这就是人的创造力。我就想说我们孩子都是很有创造天赋的,我们的艺术教育不是扼杀这个天赋,而是要必须要培养这个天赋,所以创造很重要。我认为一个好的艺术教育应是公平的艺术教育,也应是深入人心的艺术教育,应该是富有创新的艺术教育。

主持人:繁重的课业已经让很多学生难以承受,小书包有大重量。艺术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会不会加重学生的课业负担?

谷公胜:负担的问题我觉得是辩证来看的,我们说负担过重有一个基本的量。一个孩子24小时,8到10小时睡觉,1个小时的活动,其他的时间是一个常数。超过一个数的话,就是负担过重了。但是每一个人不一样,有的孩子喜欢数学,数学对他而言就不是负担;另外一个孩子爱诗歌,他一点都不感觉劳累。但是一个题目应该辩证的看,学艺术、学画画也好,学钢琴也好,都是这样,自己乐意去学的就不是负担。如果自己不乐意学,家长按自己预期的目标设计要孩子就范,这样的艺术教育很可能会让孩子感觉有负担。同样学钢琴,有的孩子就觉得非常累、非常吃力,因为他没有那方面的天赋,他也不喜欢,这就是家长用自己的意愿代替了孩子学习天真的追求。我觉得负担要这么来看,不能说艺术教育就负担重了,不是艺术教育就负担不重了,这不能简单的看。

主持人:最后想请您谈一谈你的教育梦想?

谷公胜:我作为一个老教育工作者,这么多年从事教育,我的教育梦想就是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得到一种和谐的发展,这是我的愿望。(记者:卜凡龙)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