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事件回顾:有惊无险 投资款将讨回

来源: 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05-14 11:35

责任编辑: 严峻

分享到:

字号:

“芝加哥会议中心”沙盘

“芝加哥会议中心”在中国的认购会

美国东部时间4月19日10时47分,联邦芝加哥地区法院法官在裁决书上签字,命令监管银行太阳信托马上返还在监管账号内的芝加哥会议中心EB—5投资者50万美金资金。这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也是一个历史性的胜利。还原该案件庭审的来龙去脉,对于投资者进一步追讨4.15万管理费有着深刻的意义,对于所有对美国EB—5有疑虑的投资者,这都将会是一堂意义深远的课程。

1.SEC介入令该EB5项目法律问题跟其他被移民局拒绝的项目有本质的不同

芝加哥会议中心作为EB5项目,传统意义上说,如果该项目被移民局拒绝,如果有监管账号,那么账号内的资金将会根据监管协议返还投资者。但是一旦有了SEC介入,游戏规则就会改变,因为SEC会根据其流程来处理。一般的证监会流程是,要求法庭冻结资金,把交由托管人托管,然后查明案情,在案件判决后,再对资金进行分配。这意味着,投资者资金有可能需要2-3年才能返还,同时,托管人还会从其投资资金中收取10-20%的托管费,EB5投资者的本金是有损失可能性的。

2.投资者对美国法律体系的认知决定了其选择的法律处理方案

在SEC于2月6日对芝加哥会议中心Anshoo及其企业提出涉嫌诈骗起诉后,投资者面临3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作为独立于本案被告和原告之外的第三方向法庭申请干预,发出自己的声音。难度在于如果第一次庭审时无法说服法官,让其明白EB5投资跟SEC传统意义上的证券投资有本质不同的话,法官将拒绝第三方的干预,本案继续由被告和原告进行辩论,也就是说投资者会被拒于本次案件门外,无法干预。该方案的好处是,如果能够获得法官的共识,知道EB5跟传统投资的不同,就有可能跳出传统操作的框框,资金的返还速度会非常快,而且有可能让投资者的本金不会受到损失。第二个选择,进行集体诉讼,这是一般律师比较喜欢的做法,因为这是正统做法,对律师专业水平没有挑战性,不会被委托人质疑其能力,除了收取一开始的律师费以外,可能因为诉讼的延长而增加收费。法庭对于集体诉讼跟SEC诉讼的排期先后也会是一个风险。至于投资者的本金,因为该方案肯定会被要求有托管人托管资金,损失10-20%的托管费就无法避免了。所以,该方案的资金返还时间是无法确定的。第三个选择,听从SEC和法庭时间安排和裁决,也就是,选择在法庭中沉默。

3.法庭第一场聆讯:惊险而成功

美国专业移民机构USREDA聘请了佛罗里达州熟悉政府关系以及商业法律的律师事务所Weiss Handler&Cornwell以及芝加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合作所Edwards Wildman组成了9人的律师团为中国投资者申诉权益,律师团中有多位60多岁的律师,包括前联邦法官,移民律师,商业法律师和SEC法律师。来自广州,河南以及个别的上海和杭州的100多位投资者选择了这个团队。而其他的投资者则选择了其他的律师。2月20日进行了第一场聆讯,被告的律师事务所GTlaw和原告SEC的律师,以及第三介入方Weiss Handler参与了聆讯。而其他投资者聘请的律师则选择了第三个方案,就是选择旁听,等结果。

Weiss Handler提出了EB5的特殊性,用案例指出了SEC的利益并没有跟EB5投资者完全一致。SEC的利益是防止诈骗的发生,先还投资款不是放在最优先的位置,而EB5投资者的目的是通过投资进行移民,以完成教育,生活,医疗,生意等个人或家庭愿望,这是他们的最大利益所在,投资获得收益不是EB5投资者的最大目的,而移民才是,如果SEC把本案归类到他们常规的案件,按照SEC的常规办案程序进行还款,将无法让投资者的利益得到实现,因为大部分投资者需要尽快让投资款投到其他项目来继续实现他们的愿望,而SEC的还款时间非常漫长。SEC的律师和被告的律师都反对该干预动议。SEC认为其已经代表了投资者的利益,反对介入,而应该按照SEC一贯流程办事。一切都要看法官的态度。如果法官无法理解EB5,将本案归于普通证券诈骗类,将会拒绝投资者作为第三方介入。法官并没有拒绝或同意Weiss Handler的干预动议,但是表达了对投资者一定的同情,并准许其再下一次聆讯继续出席。

其他投资的律师因为没有采取任何的法律行动,甚至没有按照法律程序向法庭登记其所代表的客人信息,因此没有代表客人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列席旁听。

干预动议没有被拒绝,意味着法官愿意继续聆听投资者的声音,意味着投资者要求反常规的尽快回款就有可能实现。美国历史上,能成功通过第三方干预动议介入SEC诉讼的案子少之又少,而且这是EB5历史上投资者第一次通过干预动议进行介入,是一次历史性突破。

但是,在这之后中国国内谣言四起,认为Weiss Handler的动议反对归还投资者资金,因为其动议明确写着,投资者跟SEC的利益有所不同的地方是,投资者需要把监管账号的资金按照投资者意愿打到其指定的账号或者其他投资移民项目的监管账号以实现移民。一瞬间,其他旁听的律师也加入了反对的行列。投资者忧心忡忡,部分不是芝加哥会议中心项目的中介煽风点火,其他律师趁机邀请其他投资者付律师费让其帮助申诉。也有人说该动议没有提出一并追讨4.15万管理费,是放弃了4.15万的追讨权利等等。我们来分析该动议的合理性。

首先,如果干预动议不是第一次及时提出的话,很难想象你可以在第二次聆讯的时候再去提出会有机会被同意,因为干预动议本身就要求干预者要及时。这意味着,就算你重新请律师,他们也是去帮你出席旁听,而在法庭并没有发言表达申诉的机会。因为,他们如果要发言,还必须先提出干预动议征得法官的允许。

其次,本次干预动议的重点,就是要让法官理解投资者的利益跟SEC的利益有不一致的地方。试想,如果动议仅仅提出投资者的诉求是要求尽快归还投资款,而不提出EB5的特殊性(投资是为了移民而非要收益)和投资者需要该笔投资款进入其他项目完成移民以达到其个人的生活,生意或者教育等目的,法官和SEC就有理由相信,本案跟一般的证券诈骗案没有分别,因为历史上没有一个对SEC案件的干预动议不是投资者要求归还投资款的,既然跟其他案件无异,该干预动议将会被反对,从而让整个还款都按照SEC一般的流程走,就是先判案,再还钱。这就是Weiss Handler的9人律师团的集体智慧。而事实也证明,SEC反对了干预动议,因为这将成为一个很不好的案例,他违反了SEC传统的办案流程。反而因为该干预动议,让法官了解到EB5投资的特殊性,就是资金归属非常清晰,投资目的是移民而非投资回报,可以有更快的解决办法。这也是为什么USREDA选择该律师团队的原因,非常的有相关经验。

第三,就是,其他律师或者投资者和中介无法理解该动议的技术含量,反而趁机发危机财,拼命散布谣言并收取律师费去代表客户旁听,又拿不出解决的法律方案,一味的迎合中国人的思维,认为政府就会给受害者出头,结果在法庭外造成很坏的影响,并且延误了资金的返还。正如上文所述,SEC跟投资者的利益有不一致的地方,就是在于退款时间上。如果一味的告诉投资者要听从SEC的流程,那么SEC也就有了理由去按照常规来要求法庭办理,而法庭的证据收集结束时间是2014年1月14日,并从那时才开始正式审理本案,这意味着从第一次聆讯到庭审最终裁决出来,需要2-3年时间,然后才进入SEC传统的还款流程。这2-3年时间内,资金将会由法庭任命的托管人托管,每年投资者需要支付5-10%的托管费。所以,如果按照SEC的流程走,一方面是时间长,一方面是本金是会有损失的。

第四,我们再来分析该动议不提4.15万追讨的合理性。目前,监管账号里面的资金归属哪一个个人投资者是非常清楚的,而且50万资金本身就全额在那里。如果一并将已经消耗掉的4.15万管理费混为一谈,这意味着,所有投资者都要等SEC和法庭把资金的去向都查的一清二楚以后才能返还,因为SEC还会要求法庭查明监管账号里面的资金的来龙去脉。50万是清清楚楚的账,4.15万是需要法律程序2年才查清楚的账,一分析,追讨的先后顺序就很明了。如果律师存心要挣钱律师费,他们完全可以让投资者加入这场诉讼马拉松,不断的追加律师费,事实也如此,有的律师利用投资者的无知而一味的攻击整个干预动议来达到其目的,或者该律师本身就是无知;也有局外的机构也明了整个思路,但是要煽风点火,阻延整个还款的进程,从而达到其打垮竞争对手的目的。

第五,另一个难度,就是要SEC跳出传统做法,不要委托传统做法的托管人,因为托管费会导致投资者50万资金的损失。

4.3月6日,SEC拒绝干预

该日,SEC给法庭提交文件,正式反对干预,因为SEC案件,历史上都是不希望别人插手,SEC认为已经代表了投资者的利益,建议投资者把建议提交给接管者,或者等法庭的索偿程序。果然,SEC的传统手法就是要给托管者,等法庭走程序。中国投资者都不知道,这意味着,托管费10%每年的损失和漫长的等待时间。该日,法官同意了Weiss Handler关于保护投资者隐私的动议,投资者的名字都不会出现在法庭文件里,这保护了投资者的隐私。

5.第一次聆讯后,庭外继续交锋

第一次聆讯结束,跟SEC的较量还在继续。SEC始终不认可任何干预,因为万一干预动议成功,这将形成一个很不好的案例,就是投资者可以以此为据,在今后SEC的案件中把还款作为第一个解决问题,而不是先判断案情作为依据。跟SEC的沟通仍在继续中。SEC要的是对其案件的绝对控制权,是面子,不由其他人插手,而Weiss Handler要的是尽快还款,无意挑战SEC的控制权,妥协沟通进行中。只要能尽快还款,有谁会在意不给SEC面子呢?但是,随后,跳出了很多的不同声音,很多没有在法庭登记其代笔客人的律师开始发话,纷纷说自己在法庭为投资者争取了利益,而实际上到最后,所有法庭文件上都看不到这些律师的名字和信息。如果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搜索,估计会看到一大堆这样的律师文章。他们有的人甚至反对Weiss Handler的干预动议。

此时的中国国内热闹非凡,不同的利益团体开始活动。有律师给投资者打电话,说应该相信他,他可以给投资者争取利益,大家不要相信Weiss Handler;有的中介开始鼓动投资者去诉讼,走漫长的法律道路,面临有可能的托管费损失;也有律师开始造谣,说Weiss Handler团队是要投资者转移民项目等等。幸亏大部分投资者明白该动议的重要性,没有被谣言所动。

6.3月11日,第二次聆讯,案情的关键时刻

被告的律师要求联邦法官把案件交由地方法院审理。这里有几个意味:首先,被告感觉到法官偏向于同情投资者;第二,被告要拖延时间。万一案件交由地方法院审理,将会换由新的法官出席,这意味着,有可能新法官会有新的评判标准,Weiss Handler的努力都会前功尽弃。

万幸的是,法官拒绝了该要求。法官知道被告的动机,她明确告诉被告,她会亲自审理此案。

历史性事件发生了,SEC感觉到了法官对投资者的同情,不像2月21日和3月6日那样反对Weiss Handler的干预动议,而是提出同意该动议,他们会在3月21日前提交还款的方案。这里面有几重法律含义,如果SEC反对干预动议,意味着他们不认可尽快还钱是投资者的最大利益,而法官同情投资者,所以,他们的反对会被法官拒绝,SEC的负责人将会被邀请到法庭,讲述到底他们把投资者放于何位置。这意味着,在舆论和法庭上都对SEC不利,万一法官同意干预动议,马上历史上就会开出先例,干预动议影响SEC的案件。进而,SEC主动提出,同意尽快还款。这意味着,SEC赚足了面子,而虽然Weiss Handler的动议从文字或法庭记录上没有通过,但实际效果达到了----让SEC先把还款流程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案情,这就是妥协的效果。

7.第二次聆讯后,骗子们出台

在等待SEC 3月21日出还款建议的过程中,无数律师露出了其丑恶的嘴脸:为了律师费无知,无耻,无畏。

其无知在于,不知道SEC历史上对案件的处理办法,如果按照SEC的传统做法,需要2-3年才能结案,资金返还慢,而且SEC会要求法庭把投资者资金交由托管人,这意味着每年10%的托管费损失。认为SEC利益跟投资者利益一致,却无视这两方对时间安排的不一致性会导致投资者资金的损失。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给SEC写信,强调他们完全同意SEC的做法,意味着他们同意SEC的传统做法,如果不是法官同情投资者,完全有可能让SEC提议的解决方案尽量要求本案按照传统做法去解决,他们不是在帮助投资者,而是在害投资者,让诉讼延长,而这些律师又不去走代表客人的法律流程---去法庭登记,其实是什么都不做,反而可以增加律师费。

其无耻在于,他们大肆宣传他们帮助投资者在法庭上争取拿回了投资款。而实际在庭审记录上,除了Weiss Handler,没有其他任何一个投资者律师出庭。在中国宣传如果没有干预动议,SEC会很快退款,其实是利用中国人对美国法律体系的无知,因为法庭跟代表政府的SEC不是同一个部门,法庭掌控本案的一切。除了给SEC写信间接导致延误还款以外,没有给投资者做出任何贡献。

其无畏在于,有的律师甚至给客人提供假的法庭庭审信息,利用投资者对美国法律的不了解,诬蔑Weiss Handler要拖延还款。部分跟投资者有直接联系的人士甚至成了帮凶,间接就是让那些无良律师赚足了律师费,而不用做任何事情。

8.SEC还款建议出台,4月3日聆讯,杂音不断

SEC于3月21日出台了还款的裁决建议给投资者律师和法庭。但是,该还款方案里面,虽然要求太阳信托直接退回投资款,但是对那些银行账号已经取消的客户如何解决却没有任何的解决方案。在这个期间,各路不懂SEC法律的无名律师群起,纷纷向SEC写信,表达其不相信Weiss Handler,要求SEC尽快还款等等。但是,这些律师没有做出最该做的一步,去法庭登记,让法庭知道其所代表的投资者。

SEC厌倦了,因为从2月6日其提起诉讼,法庭争论的重点,从第一场聆讯是要否先还钱,再审案,到第二场聆讯,决定要先还钱和探讨如何还钱,到4月3日,差不多2个月里面,本案的重点到底被告有没有犯罪的辩论却谈的少之又少,这不是SEC乐意看到的。面对如此之多的杂音,4月3日的聆讯,让SEC一开始就不得不就向法官提出,他们要求法官把还款提议延后,因为虽然Weiss Handler和其他方都对还款动议表示同意,但他们听到很多在法庭上没有代表的投资者的声音,他们怕还有没有联系上的投资者会提出反对,所以要求法官设定一个听取反对声音的时期。

法官设定在4月17日。Weiss Handler提出,对于那些太阳信托无法还款的客户,SEC应该联系他们的律师,以便他们提供解决的办法。法官让SEC和Weiss Handler针对还款的程序的语言描述做出符合投资者利益的修订,征求投资者意见后再递交法庭。

有趣的是,美国最大的移民律师组织IIUSA在本次聆讯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友好动议,认同SEC3月21日以来做出的努力(SEC是在3月21日提交了还款方案的)。原则上,能够成功把SEC的工作重点先后改变的案例是少之又少,而且难度极大。IIUSA这个最大的移民律师组织之前不跳出来,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当中的难度,但是他们也知道如果干预动议能够成功,将会拯救整个EB5行业。这个时候跳出来,可谓赚足眼球。另一个律师事务所Quarles and Brady却不顾法庭事实,在中国大肆宣传Weiss Handler在4月3日反对了还款动议,只有Quarles and Brady在为投资者争取利益,而实际上,从法庭所有记录里都找不到Quarles and Brady的任何记录,他们是如何为投资者在法律上争取利益的就不得而知了,为了律师费,敢冒险在一个涉嫌诈骗的案件里再次欺骗中国投资者。

9.惊险的4月17日

随着Quarles and Brady的不断虚假的宣传,用律师信来造谣说Weiss Handler会在17日反对SEC的动议,部分中介焦虑万分,甚至惊动了公安部。但是,SEC在4月12日即收到了Weiss Handler的正式信函并于法庭归档,表示对SEC将于17日递交法庭的裁决建议咨询稿的同意。于4月16日,法庭终于收到了代表另一位投资者的迈阿密律师的登记。直到该日,这场法庭大战中,才有两个代表投资者的律师,一个是Weiss Handler的9人律师团,一个就是那个迈阿密律师。但是,该迈阿密律师最后一刻登记,因为没有提出干预动议,是无法在法庭上发声,从2月20日到4月17日,在法庭上为投资者争取利益的只有Weiss Handler.

最后一刻,4月17日,在法庭上被告律师竟然提出了对SEC裁决建议的修改,要求被告也要被列在太阳信托汇款信息汇总的通知报告里,并且申请就该改动于一周后举行一次聆讯。Weiss Handler的律师,前联邦法官William Berger当场反对再举行聆讯,要求把被告的要求即刻加入裁决中,SEC也同意,无需在聆讯,该语句加入即可。法庭上

William Berger拯救了投资者。也许他不知道,Quarles and Brady此时此刻正在最后一搏,在中国继续大肆宣传Weiss Handler会反对SEC动议。

最终,SEC的还款裁决建议有惊无险的递交到法官的案头,待签。

10.焦虑的4月18日

芝加哥于4月18日迎来了百年一遇的大雨,全州进入紧急状态令,令法官无法上班签字。此时的中国,谣言四起,Quarles and Brady宣扬,Weiss Handler阻碍了动议的通过。如果不是4月19日法官正常上班,签了字,估计Weiss Handler团队里的几位60岁老人可能还不知道自己会被人造谣诅咒多久。

结语:芝加哥会议中心的案件,50万本金返还基本上划上了句号,这将会是美国法律史上浓重的一笔。如果有兴趣研习法律的朋友可以仔细阅读相关的法庭文件,从而知道代表中国投资者的Weiss Handler如何破天荒的让投资者如此短时间内获得本金返还。也应该收集关于其他律师的言论,从而不仅仅可以明辨是非,也可以学习如何在别人危机时如何可以抛开职业道德获取更多的不需付出的律师费。后面关于芝加哥会议中心的诉讼会更加精彩,估计,会有更多新的律师出现来说收费帮忙,这对于无辜的投资者,将会是新的一次考验,因为可能潜在索取的律师费会比标的还要高,你准备好了吗?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