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麦康森:传统文化遏制创新人才的发展

来源: 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03-19 08:56

责任编辑: 任俊

分享到:

字号: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顾问 麦康森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顾问 麦康森(摄影 刘昌/中国网)

中国网3月16日讯(记者 段留芳) 创新是一个国家科技发展的最基本的要求,但是我国作为世界人力资源大国却在这方面非常欠缺,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顾问麦康森在接受中国网记者专访时认为,阻碍我国人才创新能力发展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传统的求同文化、“枪打出头鸟”文化、榜样文化和关系文化在作祟。

“求同”文化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与众不同

麦康森认为,中国的科技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创新性。这跟我们的文化有关系,也跟我们中国人思维方式有关系。当然这些并不是不可改变,中国人智商是很高,很聪明。但是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中国人的创新性不是很强。

我们生活当中用的东西几乎没有是中国人发明创造的,但是中国在世界上的考试竞赛,像奥林匹克竞赛等等中国人表现得都很棒,很出色,这跟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有关系。所以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要想增强我们的创造力,就要形成一种创新文化,要懂得哪些是利于创新的文化哪些是不利于创新的文化。

我们从幼儿园教育开始到中小学教育一直到大学,听话的学生都是好学生。而与众不同的学生是不被允许的,我们中国传统的教育标准就是求大同存小异,这不是创新。只有标新立异才是创新,我们中国人的文化里面就是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与众不同。

麦康森举例称,自己的孩子犯了错误,也许是父母犯的错误,“比如左撇子,跟孩子其实没有什么关系,全是一些父母造的孽,但是父母就非得把他矫正过来,这种根深蒂固的求同文化不利于创新。我们的教育也一样,进了学校以后就是填鸭式,老师说的当然才是对的,你说的当然是不对的”。

“枪打出头鸟”让孩子不敢创新

麦康森指出,中国的教育是应试教育,目的都要追求高分。做练习题的时候也许老师认可学生用另一个途径也能达到目标,但是他怕学生丢分,怕他冒不起这个风险,他的想法很好,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但是这恰恰扼杀了小孩的创造力。工作上我们也是一种“唯上”的,“因为领导也好,父母也好,都是喜欢听话的孩子,上面说了算不能自己说了算,但是自己说了不算又怎么来创新呢?”

“中国的文化就是这样来的,学校家长说了算,学校校长说了算,班主任说了算,单位的领导说了算,所以这样的文化是不利于创新的。我想,中国的孩子也一样,他一开始他也想创一番事业,标新立异,但是到处碰壁,那慢慢这个利器就没有了”。

“中国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文化叫做枪打出头鸟,哪一个出头打哪一个,你怎么创新。领导喜欢什么人,喜欢听话的,喜欢四平八稳的,太年轻了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信不过。特别是有想法的,那是不符合的,所以到了一个平台发挥不到他的作用,这就是在我们的文化中把创新这部分给淘汰了”。

麦康森说,“美国一个14岁的孩子想的是核反应堆,英国的孩子能够把飞行器打开一万多米,我们就想人家的孩子在想什么”,也许考试不如中国的孩子,但是这就是创造力。要完成这样一个发明创造是极其不容易的,这就必须要有一个非常内在的创新的动力去做才有可能。“所以我想的话,中国的教育里面如何注重创新文化跟创新教育是非常迫切的需要”。

建议把“逻辑学”纳入中国课程体系

麦康森认为,创新型国家的建设没有创新型人才就不可能实现创新,而总是抽象的感性的思维模式很难做成大的创造,所以逻辑思维能力非常重要。

“我们中国从中小学到大学课程体系,没有一个地方开逻辑学这门课程的。所以我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来呼吁,把逻辑学作为我们中国课程体系里的重要部分,这也许能改变我们中国人的一种思维模式。我们可以从中小学就开始一直到大学到研究生再是高级的逻辑学,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对营造我们创新的文化非常有利”。

“榜样文化”让人才培养千篇一律

麦康森在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说,中国人还有一个非常有特色的东西,就是榜样文化。我们天天提先进,树榜样。当然在建设过程中需要文化,但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这种榜样的文化。

“同样是创新的作用,所有人像某一个人学习,那还是求同问题,大家把我们的孩子都培养成一个千篇一律的人,如何创新呢”,中国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过去五年培养了两千八百万个大学生,“这是何等的数据,何等的数量,很多小的国家都没有我们五年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多,按道理说我们没有创新能力是不可能的事情”,创新是我们国家继续发展,避免中等收入陷井,经济转型的一个关键。但是如果不认识到这个根在哪儿,那创新人才的培养,创新思维的培养就都需要时间。尤其是文化层次,我们要去掉的话,也是需要时间的,这是一个很迫切的任务。

须把科研人员从“跑关系”里面解放出来

麦康森谈到,早几天读到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说中国人现在福布斯的富豪榜中占了好大的数量了,亿万富翁以上我们比美国多了一位了,从数量上来讲。但是中国的名牌产品,创造方面的话,是远远的没办法和发达国家去比,我们几乎没有。

我们中国的企业家花大量的精力去跑关系,天天要打通关系,精力都用在那里去了,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考虑产品的创新。那对我们大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的科学家也是一样的,天天地忙着跑关系,跑科研经费,应付检查,也没有时间来做研究。所以我们要对中国的科技人员,对中国的老师要进行第二次的解放。

80年代小平同志提出要保证科技人员五分之四的时间从事科技研究,小平同志说的话那是不要把太多时间用于政治学习和运动,现在可不行。我们现在要重新把科技人员,从跑关系里面解放出来。现在我们国家经济发展了以后,投入科研经费大幅度地增加,但是我们看产出的话,也许不跟我们的科研投入相适应。投入得多了,产出的未必那么多。因为科技人员都没有埋头做科研,更多地是去找经费。

要想有效使用科研经费须降低竞争性课题

麦康森提到,我们大量的科研经费都是竞争性课题,所谓的竞争性就是说必须要写申请书和答辩,来跟人家PK,得找领导,得找专家,把精力都放在这些地方。“所以在这个地方,我强烈建议我们国家的科研经费要想得到有效使用,应该降低竞争性课题”。

“像我们的千人计划,像我们的长江学者,像我们的科学院的百人计划,事实证明他们具有良好的科研素质,有浓厚的科技兴趣,也有道德,那为什么你天天要把精力放在跑关系上”,我们国家应该大幅度提高非竞争课题,应该采取根据行业部门,根据我们国家发展的需要再去委托研究的方式。因为要研究什么,我知道谁能干,委托别人干都是可以的。所以我们花大量的精力在竞争性的课题方面,这是不利于我们科研经费的有效使用。不利于解放我们的课题人员的精力”,麦康森说。

“创新”是中国教育梦的核心

在麦康森看来,科技的创新最根本的东西就是我们的教育,那我们的传统文化也要通过教育逐步地改变。比如说像我们的优秀文化,去掉我们的出口,来培养我们的年轻人。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教育梦也可以说是全民的教育,劳动素质的提高,但是真正的目的,最高目的我认为是培养大量的具有创新能力跟创新精神的人,而不仅仅是有知识。五年两千八百万人都有丰富的知识,这毫无疑问,但是他是否有很强的创新能力,事实告诉我们并不乐观。所以创新是我们中国教育梦的核心。

“我们的目标是2020年基本建成创新型国家,可能吗?不可能。因为创新型国家对外的技术依存度它是有指标的,所以我们中国人并不笨,智商很高,中国人也很勤奋,但是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创新能力?我们应该从文化里面找,从我们的思维模式里面找,从我们社会的创新氛围里面找”,麦康说。

麦康森提到,诺贝尔物理、化学等这些科学奖上一直都没有中国国籍的人,我们的华人在海外工作也有不少人拿这样的奖,甚至有一些人早期的教育还是在中国受的教育,像杨振宁这样的人。但是一个不变的事实就是他必须在另外的环境里面生活,学习,工作很长时间,短期不能改变。所以这也给我们一个希望:只要有合适的环境,中国人是有巨大的创新能力的。“这也给我们一个非常令人痛苦的一个问题,为什么在这里没有,为什么到美国就有?这就是创新文化的环境起的作用。所以最重要的一定要营造一个创新的环境”,他说。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