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白岩松:提案一定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组图]

来源: 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03-06 09:52

责任编辑: 刘昌

分享到:

字号:

3月4日,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开幕,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接受中国网专访。中国网 杨佳摄影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白岩松在北京会议中心接受了中国网的专访。

中国网:我知道您在长期的新闻工作中对这些问题已经有深入了解了,对这些提案您是不是又做了一些额外的功课?

白岩松:当然,举个例子,第一个提案是关于公园拆墙免费开放的。我上海的朋友帮我做的详细的绿化园林管理的数据,大部分都是不免费等等,将近10个城市;勒春雷(音)的这个是关于长春的,这是我的大学同学;钱江(音)是石家庄记者站,他和我探讨的是石家庄,由于城市比较小,大部分都拆了。这是我大学睡在上铺的兄弟张伟力(音),佛山的,他给我带来了广州、佛山的,广州就比较靠谱,它有规划,2011—2015年每个区至少一个要拆,五年要完成六十个;徐仲(音)这是我大学同学,是关于武汉的,王龙洪(音)是关于天津的。

中国网:至少有十几条。其他的我可以想象,也是类似做了很多征求意见稿。

白岩松:而关于政府新闻发言人,我为什么第二个提案是建议国务院各部委办局和全国省市自治区政府每个月要举行一次新闻发布会,这都不要说我和周围的人征求意见,我自己太清楚了。十年前,卫生部开始公布疫情的情况,我就在跟踪,国务院新闻办年底启动了中国政府新闻发言人的培训,黄埔一期我就在,并且做了节目,二期我就成为老师,我走了起码有三分之一的省市自治区辅导省级新闻发言人,我这么多年一直在和新闻发言人打交道。对这方面感触太深了,这个调研是十年时间的调研,我自己也身在其中,所以一定要对自己清楚的事情,并且做了充分的调研,可以大胆假设,比如我们可以想很多的事情,但落笔的时候还是要小心求证,而且要理性落笔。

白岩松:在会外我会提两个提案,一是要设立“医生日”。

中国网:就是有感于现在的医患关系?

白岩松:不仅仅如此,中国用“生老病死”四个字来衡量人的一生,请问这四个字哪个环节离得开医生?中国只有两个职业有德,一个是师德,一个是医德,现在我们有教师节,教师节行进了20年,将近30年的路程,我们已经看到了让社会对这个职业的尊重,和这个职业的自省中,这个日子所起到的作用。

我们现在已经清晰地看得到医患关系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我接连做了几期患者杀医生的(节目),相当多的医生没有尊严感,甚至优秀的人才不愿意再去学医,而中国人的生老病死又和他紧密相连。2013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人人数第一次超过2亿,将来老年化要快速到来,对整个医疗需求又急剧增长,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设立一个“医生日”,一方面让全社会形成对这个职业的尊重,优秀的人才愿意留在这里;另一方面也在每年这一天,让医生们可以思考我是带“德”的职业,我该怎么样更好地做好这个职业,所以国务院有不再设立节日的规定,我依然要提这个提案。

中国网:有没有建议具体哪一天比较合适?

白岩松:这都可以思考,现在有医师日,护士节。首先我们现在面临的是国务院曾经说过以后理论上不再涉及这个,但时代在变,就必须要思考这个问题,先去思考。

中国网:您的提案是促进可以设立?

白岩松:对,我手里有医师协会的资料,拿护士节这一天还是拿医师节这一天,我认为这不是现在最重要的,而是要突破这个瓶颈。还有一个提案,我是针对政协自身的,当然也希望人大是这样。我将会做一个提案,希望政协和人大能够提倡,但不强求采用委员和代表,本着自愿的原则,每年12月份在政协官网或人大官网,或者其他公开的网站上让委员和代表向老百姓和各个界别晒这一年你都做了什么。

因为我觉得,如果要改变大家对政协委员不是一年就这十几天开会,而是五年的任期,我们也要改变一些急功近利、过于浮躁,媒体也很浮躁。我说我自己,我们就是要说你有什么提案,你别忘了,他刚上一年级,平常日子也能提,有可能我们这样说就强调我就在“两会”期间提吧,媒体能看到,日常不提了,于是他有“两会”6000(份提案),日常200(份)这样一个巨大的反差。如果一年365天都可以提提案,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将来每年的12月份都可以在自己的官网或其他网站上很简短地,很清晰地告诉大家我都做了什么,愿意查的人和被他代表了的人就愿意看看,就可以知道他干了什么,这样就可以形成无形的压力,这样就可以用更好的一年,每一年的时间做好,而不是开会的时候,最后完成五年这一个大的任期。

中国网:舆论的作用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可,有网友认为只有新闻立法才能确定舆论监督的合法,您怎么看?

白岩松:我觉得现在有很多的事情,一个政协委员履职其实有很多种方式,不仅仅是提案,还包括着小组的发言,包括我刚才发言也许有人听见。要综合考虑新闻下一步发展既有保障同时也应该有约束,我觉得这是现在大家应该思考的一个过程,起码我没有这方面的提案,考虑得还不成熟,也不了解周围的一些因素,其实它需要社会继续向前发展,所以有的时候会有误解。中国网:你是不是提了关于立法的提案?白岩松:没有,我刚才已经清晰地表达了我四个提案。我从来的准则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提案一定要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你可以感性思考,一定要理性落笔,所以一定要思考成熟,更何况还要考虑征求很多人的意见。我现在的四份提案一定是清晰思考的结果,它代表着我的经历,其他的一些说法肯定是不对的。

1   2   3   4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