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年度论坛共话中国教育强国路

发布时间: 2013-01-10 18:11:12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丁丹  |  责任编辑: 丁丹

【摘要】王旭明:其实,我觉得所有的喧闹喧哗都过去以后,从这个活动开始到现在这才进入真正有意义的时段,说实话,我特别恭喜本次环节的论坛嘉宾上场,我们请钟秉林先生、王文湛,还有一位中学校长,南开中学校长,大家都认识。钟秉林先生担任过北京师范大学,也是教育部的一位重要领导,现在担任中国教育学会会长,所以具有丰富的教学管理,教学研究和多方面的经验,另外王文湛先生都很熟悉,是教育司原司长,活跃在社会教育工作当中,马校长是新认识的朋友。

今天讨论的话题是会议主办方给的一个话题,实际上是很沉重,囊括很多的话题:中国应该如何教育强国,在讨论之前我想三位用一句话回答一个问题,大家共同也回答这个问题:当下中国最缺乏什么?

【正文】中国网1月10日讯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2012年中国教育家年会暨“中国好教育”盛典于1月9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隆重举行,全国教育界专家、学者、官员、媒体人及知名教育机构领军人物400余人齐聚一堂,共同回顾2012年中国教育发展历程,见证教育改革成果,共议教育热点话题。以下为本次盛典的第一个分论坛《中国教育强国路还有多远?》的全程实录。

图为年度教育论坛现场

王旭明、钟秉林、王文湛和马跃美(从左至右依次排序)参加该论坛(摄影/中国网 黄冉)

     王旭明:其实,我觉得所有的喧闹喧哗都过去以后,从这个活动开始到现在这才进入真正有意义的时段,说实话,我特别恭喜本次环节的论坛嘉宾上场,我们请钟秉林先生、王文湛,还有一位中学校长,南开中学校长,大家都认识。钟秉林先生担任过北京师范大学,也是教育部的一位重要领导,现在担任中国教育学会会长,所以具有丰富的教学管理,教学研究和多方面的经验,另外王文湛先生都很熟悉,是教育司原司长,活跃在社会教育工作当中,马校长是新认识的朋友。今天讨论的话题是会议主办方给的一个话题,实际上是很沉重,囊括很多的话题:中国应该如何教育强国,在讨论之前我想三位用一句话回答一个问题,大家共同也回答这个问题:当下中国最缺乏什么?

我们先请马校长说,

马校长:我认为最缺乏人才。

王文湛:全民族素质的提高。

钟秉林:人尽其才的完善的制度环节。

主持人:台下有特别想说的吗?

观众:缺少信仰。

观众:缺乏个性。中国目前最缺少的适合中国国情的教育理念。

主持人:所有这些我都认为都是制约中国成为教育强国的因素,都是制约,我个人认为当下中国最缺乏的是思想,所以我希望我们后面的就是让思想激荡起来,思想,让我们这个缺乏思想的时代,娱乐泛滥的时代让我们静下来想一想中国该怎样成为教育的强国,那我们说到中国成为教育强国是每一个人的中国梦,是每个教育人的教育梦,钟秉林你的教育强国的标准是什么?

钟秉林:这是个非常大的题目,是我们搞教育的一个教育梦,中国的教育,包括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在规模上已经成为名垂青史的教育大国,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怎么样继续前行开展教育强国确实一个很大的问题,我觉得要成为教育强国的话题是要有多元,这就很难定义了,我觉得建设中国教育强国任重道远,因为要办好教育就需要办好每一所学校,要好每一所学校的话没有经费不行,但是光有钱也对不出一所好学校,我们经费重组规划的硬件条件很快改善,我们学校重视,大家努力,软件管理水平也可以在不长的时间内得到明显的提高,但是光有软件和硬件的建设,距离办好一所好学校相差甚远,让学校在办学过程中形成的优良的传统、有特色的文化,形成优良的校风学风,这是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不可能在一朝一夕内得到实现,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想成为一个教育强国任重道远。目前我们还是要一步一步在走,首先要把质量提高起来,在提高质量过程中有一个资源的问题,促进公平的问题。另外我觉得成为教育强国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而且要得到国际社会认可,所以还有一个推进教育国际化的问题。如果把提高质量,促进公平,推进国际化这件事情做好了,我想通过多年的积累,多年的奋斗,这样强国梦想就可以得到实现。

主持人:我特别注意到您说了两个词。一个是硬的实力,一个是软的实力,硬的实力包括硬件建设,这个是可以在短的时间内可以达到,事实上我们教育经费逐年不断增长,按照政府年初给我们提出的目标,今年将实现4%的这样一个梦想,一个20多年没有实现的指标,今年将实现,教育硬的实力之后相对提高之后,教育软实力就非常漫长,要经过长场时间,甚至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实现。

主持人:钟科长是长期从事高等教育,王司长你是长期从事基础教育的,恰巧接入这个话题,这是几代人才能完成的教育软实力的提升,你作为基础教育了一个政策的制定者、研究者、宣传者,你是怎样这个问题的。

王文湛:教育强国的路还有多长?这是一个全新但又不陌生问题,是一个重要但没有权威的问题,教育强国离我们很近,又离我们很远,很近就是我们正在建设。很远就是要建设成强国需要十几甚至几十年年的努力。教育强国是2012年7月8号港澳提出。2012年7月13日胡锦涛同志在全国教育工作会上讲话提出,推动教育是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科学发展,加快从教育大国向教育强国迈进,加快从人力资源大国和人力资源迈出,提出了教育强国的问题,而且办人民资源强国,是同时提出的。我觉得教育强国、人力资源强国是紧密相连的!同时又是不同的,教育强国的要求更加广泛,设计面更宽,比较教育强国更难,人力资源强国最早提出来是2007年党的十七大提出来的,十八大再次提出教育人力资源强国,教育强国的路还有多长首先明确教育强国的标准日。

刚才主持人讲了什么叫教育强国,我认为要从教育的功能讲起。教育的功能主要有三大功能,第一提高全民族的素质,现在经常讲的全民受教育的程度,或者全民族平均受教育的年限。第二个教育是培养人才,人才是各级各类的,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指出首先是培养数以亿记的高素质劳动者,第二个培养数以不千万计的技术人员,第三是培养数以千万计的科研人员和各级各类人员,第四个是为国家建设服务、政府建设、经济建设、社会建设、文化建设。

生态文化建设服务要从三个方面来衡量什么叫教育强国,我认为在三个方面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进入世界先进国家的行列就可以成为教育强国,教育强国比人力资源强国要求更高,人力资源是第二条或者第三条没有第一条,而且第一条非常难,提高全民族的素质,特别是提高全民族平均受教育年限,1949年我们全民族受教育是两年左右二十,六十年代达到达到4年多,80年代达到六年多,九十年代达到七年多,本世纪达到8.5年,而美国在上世纪已经平均受教育年限是14年,英国、加拿大为、日本为、韩国是12年,人家是一个大专生,咱们是平均是初中生,这就是差距。全民族平均受教育年限提高一年不行,用十年或者十年以上才可以。

纲要指出2020年我们主要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2009年的9.5年提高到11.2年,经过12年努力提高1.7而且是主要劳动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劳动力是十五六岁到四十九岁,平均年龄十六岁以上。从这项指标来讲达到教育强国起码全国平均受教育年限要达到12年以上,这样算起来,需要更长的时间,至少需要几十年才能达到。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教育目标,全国民族受教育的程度和创新人才教育水平明显提高,进入人民强国和人力资源强国行列,教育现代化基本实现,按照党的十八大的报告讲2020年人力资源强国能够达到,而教育强国不能达到,为了实现教育强国,要按照十八大的要求完成五个坚持。

主持人:您说的非常好。我没有那么高深的理论,我确实也不懂这些,说我的教育强国的标准,马校长属于最基层这一类。我的教育强国的标准不知道跟您一样不一样。比如说我们将来的孩子书包不再那么重了,上大学的不再那么竞争激烈了,愿意上的就上,不愿意的就不上,像西方国家一样。有一批高级蓝领,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一个木匠,是一个大专水平,还可以当常委。能够成为相对比较普遍的现象,大学本科不再是一个门槛儿,而是一个现象,一切都随心随愿就是我教育强国的梦想,您说呢?

马校长:同意。

主持人:您在你南开学校怎么培养你的学生?就这样随情、随心、随愿?

马校长:我觉得南开中学始终传承党的教育方针,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生,这是我们的办学的理念和宗旨,如果一个学生有全方位的能力,在走入社会的时候,能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才,这才是一个好教育,在中学打下良好基础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主持人:你知道社会对您的学校评价吗?既然是实现了教育强国梦想,谁愿意上您那个学校,谁就去,不用批条子,不用找关系,不用提前找门路。天津南开中学是代表,我们要想迈进您的学校,多么不容易啊,你能不能在这方面给我们出一点计策?

马校长:在推进教育公平,在均衡发展中求公平,我们在发展中求均衡和公平让稍微弱一点学校强上来,而不是让好一点的学校降下去,这个要提倡。我认为教育均衡和整体素质的提高主要是政府要负主要的责任,教育投入一定要足,我们的师资、待遇、教师的积极性、专业化的培养,这能够解决很多问题,但不能全部解决。所以我认为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投入到位,会提升整个师资队伍的水平,和所有学校的办学水平。这样的话南开中学可能就不会像您刚才说的那样,那我们的教育就均衡,也就是朝着我们教育强国的迈进一个坚实的一步。

主持人:我们中学的校长,就像教育家一样,了不起。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教育工作者,这个高度老是爬不上去,我觉得这是我的差距之所在。关于教育的强国的标准咱们在座的来宾们是不是也有你们一套标准,每个人心里什么是教育强国,都有一套标准,都有一个梦想,那么这个标准和梦想,在实现的过程中十年、二十年可能和很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想跟三位嘉宾讨论的就是,不管什么标准,那么要实现这个教育强国可能要有很多的工作要做,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不许说的超过三件事,是那三件事呢?两件事或者一件事呢也可以?

钟秉林:一个是质量,一个是公平,一个是国际化。还要转变观念,实际上背后深层的原因是我们老百姓对这种优质教育资源,对好教育教师的一种认可和追求,现在矛盾非常的凸显,怎么解决我同意马校长谈的,要想整体提高,降低高的,抬高低的不是一个办法,高的下去了,低的不来,会影响中国教育水平。从这个角度讲,以行业观点,媒体一些热潮的议题,我们国家的基础教育已经进入了普及化阶段,高等教育已经进入多种大众化阶段,教育资源入学机会已经不再是社会上非常稀缺的资源,在这种条件下主要的矛盾已经转化为优质教育资源,对于好学校的这种竞争。从这个角度来讲,在基础普及化阶段,在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我们还得坚持经营教育,既是社会的需求,同时也是现在讲因材施教、讲成人差距必须考虑的问题,观念上不能把精英培养创新人才和我们教育机构发展对比起来。

主持人:什么是经营?就是拔尖创新型人才。

钟秉林:不要把两者对立起来,这个会影响教育发展。

王文湛:第一,发展。第二改革。第三提高。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继续增加投入,没有必要的投入难以办出高水平的教育,改革体制机制育人模式,既要提高全民族的素质,还要培养尖子人才。

马校长:可能基层校长关心是投入问题。

主持人:您说基层校长关心投入问题,您这样的天津的、拔尖的、全国第一的、万众瞩目的学校也有投入问题吗?

马校长:当然了,之前我一直在大学做教学管理工作,我到基础教育以后,感觉到基础教育还是投入不足,老师的待遇和很多还是有差距的。国家一直讲教育有限发展,战略并没有在基础战略落实,我当时知道投入高等教育多一些,而且高等教育上千万多的是,我们学校就不说了,就说整个基础教育而言。每个学校都需要钱。

主持人:如果你要是去了南开中学,学校的主楼我可以打百分之百的保证,比五星级品冠还要高档,我就想这样还缺钱?

马校长:主要是基础教育,还有他的特殊性,今天是讲教育。

主持人:其实南开中学承担着实现中国教育强国这样一个目的,别的学校很难承载的作用,这个作用就是刚才我们所说的拔尖创新型苗子的培养上。因此要我是您,如果我是南开学校校长,我就说这个学校不缺钱,缺的是理念,让专家们多去那里传输一下理念。

钟秉林:从这个校长观念上出发还是缺钱。

马校长:我觉得投高等教育比投基础教育投入的钱要多,我体会到了。

钟秉林:我们要加大投入。

主持人:钱少的说缺钱,够花的说缺钱,钱多的还缺钱,这跟咱们中国人差不多,我们都说缺钱。基础教育尤其缺钱,一个好象只有一个赵本山小品《不差钱》。

在实现中国教育强国的梦想当中肯定缺很多的因素,可能要做很多的事情,大家都要想一想每一个人或者我们这一代人,为实现中国教育强国的梦想该做一些什么。这样一个话题将是无休止的讨论下去地,因为它非常有意义,时间终有结点。在结束这话题讨论的时候,我们请三位给我们所有怀揣实现中国教育强国梦想的人们一个锦囊妙计让我们看到一点希望,一点可以抓得找、能够看得见的目标或者办法,那一位先?

钟秉林:我们努力办好每一所学校。

主持人:因为每一所学校的代表都在,所以他的呼声都是每一位的心声。

王文湛:脚踏实地努力奋斗。

马校长:选好每一位校长,培养好每一位学生。

主持人:应该再加上王旭明,这样的人能够当上校长。我们很多人肯定往前,“前”不是人民币的“钱”,我们都往前想,我这个人和别人不大一样,我希望往后想,我刚才说的很多的内容,是过去。我在想在小学、中学、大学的时候,包括我工作当老师的时候,有很多事情让我难忘的老师。我想,实现我们中国教育强国的梦想路上,需要有一批又一批,优秀的老师,他们并不属于未来,他们就在过去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中存在着的。让我们共同呼唤这样的老师,共同努力为实现教育强国的梦想而奋斗,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