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首页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王文湛:好教育要把育德树人以人为本作为根本

来源: 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3-01-10 14:35

责任编辑: 王双

分享到:

字号:

原国家副总督学、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原司长王文湛(摄影/中国网 刘昌)

中国网1月10日(记者 闫景臻)2013年1月9号由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中国网)主办的“2012中国教育家年会暨‘中国好教育’盛典”盛大开幕,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网执行总裁李家明出席并致欢迎辞,教育部原副部长张天保、民进中央专职副主席朱永新、北大校长周其凤、中国教育学会名誉会长顾明远、中国教育学会会长钟秉林等嘉宾也莅临现场并发表精彩演讲。以下为原国家副总督学、基础教育司司长王文湛的采访实录。

教育工作者要学会换位思考全心全意去工作

中国网:王司长您好,作为教育资深人士,您觉得教育工作者应该有什么样的责任?

王文湛:就是按照十八大的要求,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这是教育工作者的神圣的职责。按照这句话来要求来办好教育,这里教育工作者要时刻牢记想着两句话,第一句话假如我是孩子,第二句话假如是我的孩子,你怎么想?怎么教?怎么办?就会全心全意的,一心一意的去工作、学习,把自己的工作搞好。教育是个涉及到千家万户的事情,大家都很关注,看法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都是很正常的。但是我觉得看待教育要有一个宏观的,一分二的,辩证的来看问题,要两点论,不要一点论。教育的功能我觉得第一提高民族素质,这是最重要的,把整个民族素质都提高。第二培养人才,人才是各级各类的,各个领域的,各个层次的。第三个也参与国家的一些个中心工作,比如说经济建设、科研、文化等等的工作,我觉得教育工作恐怕主要是这三个方面。所以评价教育要从这三个方面来评价,要历史的、辩证的、一分二的来看待。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教育与之相适应。比如说我们常常的跟美国比,跟发达国家比,我们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经济是这样,人民生活、教育也是这样。你拿美国的教育和我们的教育一起来硬比,我觉得还得需要考虑。我们人均收入只有五千美元,而美国大概四、五万美元,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你既然经济上是不同的,科技上是不同的,教育必然与科技、与经济、与人民的生活都是密切相关的。你拿一个五千美元的教育的水平和一个五万美元的教育水平硬比,那肯定是不太适合,但也有一些共性。从培养人来讲,提高民族素质来讲也有共性。我觉得首先要把这些观点要搞清楚,要视野更开阔一些。这样来看待,我觉得我们国家,包括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教育,几千年的教育要一分二。改革开放以来的教育也要一分为二,不要一点论,或者只看到长处,或者只看到问题。任何国家,任何民族的教育都有长有短,相互学习取长补短。东方有东方的长处,西方有西方的长处,两个都是要取长补短的。

我记得法国教育部长到北京和中国教育部长讲法国近20年来教育改革主要强调学生自主学习,我们现在强调自主学习。法国教育部长讲看来质量没有保证,还得严格要求才能保证质量。再比如说高考的问题我们现在议论纷纷,有赞成的,有反对的。高考我觉得也要一分为二,高考是我们国家的基本教育制度,高考是目前选拔人才最重要的机制,没有好的办法代替它。高考有利有弊,利大于弊,所以我们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代替它,所以就不能否定高考,而是改革,不是否定。其他的也都是这样的情况,我们因为学生负担比较重,规定除了中考、高考以外不得通考,不得分数排队,不得下升学指标。可是西方呢?英国、美国都强调通考,那国情不一样,他要强调老师认真教,学生刻苦努力学。我记得大概两年前,英国议会通过决议7岁、11岁、14岁、16岁,在基础教育阶段四次全国通考,美国好像是四年级、初二也通考,而且通考不但通考还要各校的成绩登报,那就给校长的压力很大啊。排在后面的第二年就没学生了,家长就转走了。而且英国、美国的教育经费按在校生人数给你,你学校没学生了,学校就关门了,所以国情不一样,方针政策就自然不一样,不能说谁对谁错,这不存在谁对谁错,根据国情来定。

我觉得恐怕应当以这样一个角度,这样一个视野来谈论、评价教育可能比较客观一点。我们有我们的长,有我们的短,西方有西方的长,有西方的短。教育是为社会经济服务的,不能脱离社会经济。好的教育存在是社会问题在教育的反映,比如说高考的问题,负担重的问题,学生着重于念书考分的问题,这有社会原因,也有教育原因,恐怕社会也是主要的。因为你现在人事制度、用人制度嘛,考啊,现在公务员得考,会计得考,医师在考,律师在考,而且就考知识。还不像高考和中考是运用的知识,它是就考知识。既然那考了你教育不考?人事制度取决于政治制度,到后面都有一些因素,所以教育是一个社会问题,不是单单就教育论教育。我觉得恐怕这些观点在评价教育的时候都要考虑,不能就事论事。我觉得世界上70亿人,中国13亿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经历,都是不一样的。人才成才的道路也是宽阔的,各种道路都可以成才。所以不能说某一个人成才了,用他的经历,他的道路来否定其他的,否定整个教育这个看法也是不全面的,要宏观的看,整体的看。

从总体的看我觉得我们的教育还是成绩第一位的,问题是第二位的。但问题还要重视,要解决。问题恐怕有几个问题,第一学生负担重的问题。我们确实要求太高,负担太重。影响了学生全面发展,影响了他们身心健康。第二我们过分强调了书本的学习,定理的整理,习题的演练,学生的知识面不宽,动手力不强。第三我们只重视了教改的研究,教师作用的发挥,教师积极性的调动。对学改的研究,学生的积极性调动,学生积极主动的参与教学不够。第四我们的农村教育还没有找到一条发展改革的路子,基本上按照城市办,重视升学预备教育。农村农民的孩子考上大学很多人都回不来,培养的是为城市培养人才,这样做的结果城乡的差距逐步拉大。所以要求最好农村的教育既要为高等学校培养新生,又要为当地培养留的住的,用的上的优秀的劳动者。既要办好县一中,也要办好一所骨干职业中学,这样对农村才有好处。当然这些问题我们已经重视了,也正在逐步加以解决,但教育的周期很长。而且还是我刚才讲与社会的紧密相连,并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既然这些问题形成是历史形成,解决这个问题也要历史来解决。不可能一两年内解决,要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解决。所以纲要里要求县域内基本均衡发展,2020年,这是县域,2020的,还是基本。所以我觉得要这样的来看恐怕比较全面。

异地高考改革要积极稳妥 各方面都要兼顾

中国网:那您刚刚提到高考的问题,最近异地高考也成为一个舆论的焦点,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热点话题,您认为在教育公平方面有什么样的想法?

王文湛:这次十八大胡锦涛报告教育公平讲的字数最大,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合理配制教育资源,重点向农村、贫困边远民族地区倾斜。努力提高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资助水平,积极推动农民工子女平等接受教育,十七大是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十八大把义务两个字取消了,那就是平等的范围更宽了。除了义务教育以外还有学前教育,高中阶段教育,高等教育都要平等。我刚才讲了造成不平等是历史形成的,解决不平等也需要历史来解决。我们要逐步按照这个目标来解决,纲要,教育发展改革规划第一亮点提高质量,第二亮点也是促进公平。促进公平重点是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非义务教育要逐步的来解决公平的问题,当前重点要抓义务教育,公平教育。现在逐步也上升到了中考、高考,那就是非义务教育了,十八大提出了把义务两个字去掉。中考、高考的问题过去都是属地化原则,以省为单位来展开。异地高考改革要积极稳妥,从方向来讲看准了就走,步子要稳妥,不能翻车,各方面都要兼顾。

分数是衡量教育质量的标准之一 但不是最终标准

中国网: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作为国家级媒体非常关心中国教育以及中国未来的发展。今年的主题是中国好教育,那您认为中国好教育应该是怎样的?它的本质应该是什么?

王文湛:我觉得要按照十八大的要求,纲要的要求来去做。好教育我刚才讲了,主要是三个功能。逐步实现了就算好的教育,人民满意的教育。如何理解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我觉得恐怕是五个一,一是办好每一所学校,体现了教育公平。二是教育好每一个学生体现了育人为本。三是让每一位家长放心,体现了办好教育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四是选好每一位校长,五是关心每一位老师的成长发展,发挥每位老师的作用。四和五是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保证,要从这五个方面来努力,逐步办好人民满意教育。

关于教育质量,现在大家都在议论到底我们的质量怎么样,十八大报告里面说着力提高教育质量,这是十八大报告讲的,纲要最大的亮点是提高质量。那怎么看质量?第一什么叫质量?质量是按党的教育方针,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质量。考分也是质量的一个方面,但不是它的全部。第二什么人的质量?我们所要求的是宏观质量,全体学生的质量,整个青少年一代的质量,甚至全民族的质量。丢掉了多数,只面向少数不能认为是高质量。高考扩招,质量下降,这是社会普遍看法。我觉得这个看法是片面的,更多的青年接受高等教育,不是质量降低。

中国网:对于整个受教育来说是提高了。

王文湛:对,全民族平均受教育,全劳动力的文化程度那大大提高了,你不能拿录取那几个来讲,拿清华录取,过去清华录取就那么一点人,现在录取那么多了,那当然录取线要下降了,我觉得恐怕这个观点要搞清楚。

第三怎么检查质量?检查质量最终的标准社会实践检验,学生毕业后到工作岗位上他们在工作岗位上态度、能力、表现、贡献等等,这是检查质量最终的标准,最高的标准。不能认为用一两个分数,一两个升学率作为唯一的标准。当然分数、升学率也是教育质量的一个标准,甚至是重要标准,我认为不要否定分数跟高考,它也是质量的重要标准,但不是最终标准。正如纲要里指出以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适应社会需要作为教育质量的根本标准,全面发展,适应需要作为根本标准。从这样的角度来衡量教育,衡量教育的质量我觉得比较全面,比较客观。单纯拿尖子生,单纯拿高考分数这都不是最终的标准,我觉得这样看待质量可能比较好。如此来看,我们的质量还是在逐步提高,不是下降。高考扩招是有利于整个民族素质提高,极大的促进了国家的各项工作,是好事,不要否定。此外,一定要把育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以人为本来培养孩子。

嘉宾简介:

王文湛,资深教育家、清华大学教授、国家教育部原基础教育司司长、国家副总督学、中国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秘书长。代表著作有:《认真学习全教会精神,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素质教育若干认识问题》、《积极进取,实事求是,推进两基工作》《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等。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