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国 >> 考研 公务员考试字号:
男生边考研边照顾病重父亲 午餐白水炖白菜(图)
教育中国-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2-12-03 11:58  责任编辑: 段玉

坚强男生边考研边照顾病重父亲 白水炖白菜

坚强男生边考研边照顾病重父亲。

坚强男生边考研边照顾病重父亲 白水炖白菜

坚强男生边考研边照顾病重父亲。

坚强男生边考研边照顾病重父亲 白水炖白菜

坚强男生边考研边照顾病重父亲。

母亲去年患病离世、父亲今年9月突发脑梗塞……家庭接连出现的变故并没有将山东科技大学测绘学院大四学生张刚击倒。他凭着自己的坚韧,从江苏连云港老家将丧失认知能力的父亲接到身边,一边照顾父亲、一边备战考研。由于家庭没了收入来源,张刚还要在校勤工俭学维持生计,上演了一部现实版的《背起爸爸上学》。

母亲突然离世留下遗憾

电影《背起爸爸上学》讲述了一个山区孩子在逆境中刻苦求学的故事,影片中,主人公石娃背起生病的父亲上学堂的一幕感动了很多人,他背起的不仅仅是生病的父亲,而是一个沉重而又充满希望的未来。而如今,山东科技大学测绘学院大四学生张刚,也将患病的父亲从老家接到自己身边,一边读书,一边照顾父亲,令人感动。

23岁的张刚出生在江苏连云港赣榆县金山镇韦湖村一个普通农村家庭,母亲在家务农种地,父亲在外打工赚钱。一双儿女都考上了大学是老两口最值得骄傲的事,去年12月份,47岁的母亲突发急症不幸离世,正在青岛上学的张刚没来得及看母亲最后一眼,留下了深深的遗憾。“妈妈身体一直不好,患有高血压,原本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想工作后挣钱带着妈妈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没想到说没就没了。”说到这,张刚的眼圈红了。

父亲在身边心里更踏实

也许是受到母亲去世的打击,父亲的身体也每况愈下。今年9月1日,整个暑假都在学校准备考研的张刚突然接到家人的短信,询问在学校的近况。“我感觉不太对,立即打电话回去问,叔叔说话支支吾吾,说爸爸干活时摔着了,有时间就回去看看。我一听连忙请假赶回老家。”张刚说,回去后得知父亲因突发脑梗塞,虽然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但右侧部分肢体瘫痪、丧失了大部分认知能力。

父亲住院的一个多月里,张刚贴身陪护。经过悉心照料,父亲的病情有了好转。回家前,张刚和学校请了1个月的假,离回校日期越来越近,张刚怎么也挪不动脚。虽然姐姐也向学校请了假回家照顾父亲,但都不是长久之计。自己走了,父亲怎么办?经过深思熟虑,张刚决定:把父亲带在身边。

面对困难他仍保持乐观

今年10月底,张刚把父亲从江苏老家接到青岛。昨日上午,几经辗转,记者在山科大学生公寓后街的一处平房,见到了张刚和他的父亲张乃胜。在这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里,一张床几乎把整间房占满。没有电视,除了床没有其它家具,这是张刚为父亲布置的 “新家”。“妈妈不在了,姐姐也在外地上大学,爸爸自己在家肯定不行,把他带在身边,平时给他做饭,帮他康复,这样我就放心了。”张刚说,父亲现在情况好多了,已经能下地了,只要搀扶着,行动没什么问题,最主要的是说话不行了,每次最多吐一两个字。

23岁的年纪,一夜之间担负起全家的重担。“以前在家根本没做过饭,很少做家务活。”张刚说,现在他知道自己是父亲的依靠。儿子的行动,使父亲也变得坚强起来,父亲张乃胜每天也都有意识地锻炼身体,原本麻木的右半边身子已经能自主活动了。“以前我爸吃饭得靠我喂,现在能自己吃了,以前他只能躺着,翻身都得靠我,现在能自己坐着了,我已经很知足了,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面对家庭接连的变故,张刚却仍然保持乐观的心态。“我爸好好的,我就有个家。”张刚说。

【探访】

不舍得买肉 白水炖白菜

临近中午,张刚蹲在狭小的储藏间切白菜,随后又切了几块红辣椒,将白菜和辣椒一起扔到已经烧开水的锅里。记者注意到,由于屋内太过狭小,张刚只能将电磁炉放在屋外的椅子上,在户外给父亲做饭。张乃胜则坐在门口晒着太阳,张刚不时地和他交流说话,而他只能以“嗯”、“啊”等简单的词汇应答。

“就是大白菜炖炖,凑付着吃吧,不舍得花钱买肉。”张刚说,由于父亲突然患病,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没了。为了看病,亲戚朋友的钱借得也差不多了。现在,就只能依靠自己勤工俭学的收入维持生计,因此能省就省。“房租每月350元,电费需要自己付,水费不用管,做饭用的电磁炉耗电大,每个月得100元左右,不算吃药,每个月的生活费也得七八百元吧。”张刚算算说,生活压力还是很大。

为排解少父亲的寂寞,每天上识字课,成了父子俩常用的交流方式。吃完午饭,张刚指着墙面上悬挂的《拼音教学挂表》、《幼儿看图识字表》,一个字一个字地教父亲发音及拼写。

“咨询了一下医生,语言康复方面,只有北京的一家医院可以做,现在家里没有条件,就只能靠我教。”张刚说,但父亲对所有的字基本上都不认识了,就要从拼音开始,像教小学生那样,说不出来就一遍一遍地教。

上完识字课,张刚又陪着父亲到外面走走。“现在每天都做复健,爸爸胳膊和腿部的肌肉越来越紧了,能感觉到有力量了。”张刚说,趁着中午天气好,带着父亲出去晒晒太阳。路上,张乃胜又提出了自己想回老家的想法,被张刚再次否决。“我知道爸爸担心拖累我,但在我看来,只有将他带在身边我是最放心的,虽然辛苦点,但不用担心他。”张刚说。

张刚申请了助学贷款、勤工助学金和助学金后才得以维持学业、勉强度日。每天课余时间张刚都要到教室打扫卫生,只为领取每月150元的勤工助学金。

每天晚上,张刚都会将父亲安顿好,让他在家躺在床上听收音机,困了就直接睡。而他还要跑到学校教室学习到深夜。“我学的遥感专业,如果本科就找工作,大部分要跨专业就业,因此很多师哥师姐都是考研继续深造,我也一直有考研的打算。父亲出事后,自己曾想过休学打工挣钱,可思前想后,实在舍不得。”张刚说,大四课也不多,可以边照顾父亲,边上课。

【对话】

父亲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记者:如何想到要带父亲一起上学?

张刚:妈妈去世了,姐姐在湖北上大学,家里没人照顾爸爸,要么就休学在家,要么就带在身边,我不想轻易放弃学业,就选择了后者。

记者:母亲离世对你有什么影响?

张刚:妈妈离世我没看到最后一眼,很后悔、很内疚。以前总想着挣钱以后照顾父母,可是现在想照顾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我一定要照顾好爸爸,他是我生命的全部。

记者:为什么不选择就业,还要考研?

张刚:爸爸的病也需要稳定一下,如果工作的话,带着他到处跑不方便,我们考研都是公费,不需要花多少钱,到时候跟着导师多做点项目,也可以赚钱养家。

记者:家庭的变故是否让你成长?

张刚:确实是,以前我在家没做过饭,家务活也大多是父母做,现在长大了,不能依靠他们了,要成为父亲坚强的依靠。

【链接】

他的一天是这么过的

5:30:起床、洗漱

6:00:帮父亲做复健

7:00:带父亲溜达

7:30:做早饭

8:00:到学校上课

11:45:打扫教室卫生

12:00:回家做午饭

13:00:教父亲说话识字

13:30:午休

14:00:复习考研

17:00:做晚饭

18:00—22:30:到教室复习

23:00:休息(记者 刘海龙)

分享 |
文章来源: 青岛新闻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