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国 >> 资讯 字号:
中国女留学生曝韩国的日子:教授不给走后门
教育中国-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1-03-26 15:51  责任编辑: 香颂

董小娇,北京外国语大学研究生,现于新华网实习,曾作为交换学生赴韩国庆尚大学留学一年。从今天开始,本网将陆续刊登她在韩国留学的所见、所闻、所思。(图片来源:新华网)

美丽的庆尚大学校园。(图片来源:新华网)

(一)初来乍到

庆尚大学位于庆尚南道的首府晋州市,是一所国立大学,有六十多年的历史。第一次走进庆尚大学时,虽然有点初来异地的陌生和紧张,更多的却是好奇和兴奋。新学期还没有开始,校园里非常安静,只听见旅行箱笨重的声音。我们8个人不紧不慢地朝宿舍楼走去,刚下车的时候筋疲力尽,但一走进这座校园,就像来到一个宁静的深宅院,让人忘却了旅途的疲劳。建筑物基本雷同,风格简约大方,大约都是五六层高,凝重的深红色瓦墙静静的沐浴在初春的阳光中,每个楼前都设有一个古朴的白色长廊,廊壁上爬着新绿的藤萝。

它像一位安详的老者,静静地等候着你来,默默地看着你走,它不做声,只祝福着你。(图片来源:新华网)

大概步行了20多分钟,我们到了宿舍楼,刚建起来没多久,是一座新型建筑。刚到宿舍门口,楼管大叔就出来迎接我们,看见我们拿着这么多行李,立刻就要上来帮忙。“这么远的路辛苦了,欢迎你们。”我们连忙鞠躬,表示感谢。宿舍楼有两个电梯,一个是双层,一个是单层,电梯空间有点小,所以我们只能一个或两个先上去,其他人等在那里。不一会儿,两个电梯里同时下来了五六个人,“你们好。”标准的中文让我们喜出望外,他们都是中国留学生,虽然从未谋面,但让人觉得非常亲切,帮我们拿行李,找房间,告诉我们如何设置房间密码。

当天晚上,第一次品尝了真正的韩餐,也第一次知道辣的味道也分好多种,麻辣,酸辣,酥辣,吃着吃着,眼泪鼻涕一起流,真有些狼狈。晚上躺在床上,回想起这一天,从威海到仁川,从仁川到晋州,旅途总算暂时画了一个休止符。

在韩国的第一天,感觉很温馨,热情的主人,还有熟悉的乡音,让人少了几分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

韩国教授不给留学生“走后门”

在韩国的第二个学期,过得很艰难,因为我们必须学习两门必修课,一门是写作,一门是国语史,据说这两门课是国文系学生的“死穴”。写作课的G教授头发半白,不苟言笑,腿脚不太灵便,身体的重心总是偏向一侧,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搀扶一把,他的喉咙不太好,声音很低,从来不用扩音器。即使这样,他在国文系极有人气,据说他的课从来都是人满为患,很难申请,还有很多学生来旁听,因为他从不点名,不必担心会被撵出去。但是,这个教授也极为严厉,听说每学期都有几个在他手里“毙命”的学生。第一堂课,助教就把写作课的要求发了下来,满满一张A4纸。其中,有两项让我真想当场退课。“每周一篇两千字的随笔。”“期中交一篇10页左右的短篇小说,期末交一篇20页以上的中篇小说。”我觉得眼前一黑,下课之后,我们几个留学生商量了一下,决定和他谈判。走进他的办公室,表明了身份,他一脸和气,让我们觉得看到了希望。“教授,我们学韩语的时间不长。”“哦,所以呢?”“我们在中国是学语言的,不是学文学的。”“哦,所以呢?”

“每个星期一篇随笔,对于我们有点困难。”

“哦,所以呢?”

“这门课太难,而且还要交两篇小说,这太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

“哦,所以呢?”

他始终只是一个姿式,一种眼神,一种口吻对着我们六个人。

“所以,我们想请您降低一下对外国留学生的要求。“

“哦——”他顿了一顿,“不可能。但是,你们可以要求退课。”

国文系的人都知道,这门课是必修课,拿不到学分是毕不了业的,这分明是故意为难我们,但是为了学分,只好硬撑下去。

G教授的眼睛不太好,上课拿着书总是一会远一会近的,不过学生的作业向来批改地很及时。我还记得第一次作业批改后发下来的情形,稿纸上满满的红色标注,有的是语法错误,有的是单词拼写错误,还有的是语言表达方式的问题,我觉得他的批注比我的文字还要多。最后,还有几行话整体点评。

其实原来不只我这样,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

还有一次,一上课他就点名让我到讲台上念一下我的文章,中国人上讲台还是第一次,以前他偶尔会让几个文笔不错的韩国人上去读一下自己的随笔。

当时只觉得诚惶诚恐,磕磕巴巴地念了下来,也不知道别人听懂了没有。

念完之后,他一声咳嗽,“这是一篇挺有意思的童话,不过和我要求的随笔相差十万八千里……”接下来的话我也没有听进去,只知道自己成了最典型的反面教材。下课后,他给了我一本文学体裁通读,说看完之后还给他,我真想带着这本书永远从他眼前消失。这门课是让我最痛苦的一门课,也是最用心,最努力的一门课。我曾经在他的课堂上发表过四次文章,当然也包括那一次反面教材的经历。学期结束的时候,他让我们六个中国人站到讲台上,在全体学生面前,一一和我们握手。“谢谢你们没有退掉我这门课。”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道。

其实,真正应该感谢的是我们。

分享 |
文章来源: 凤凰网教育首页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