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字号:
治理择校费的价值诉求是实现教育公平
教育中国-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0-11-04 15:34  责任编辑: 香颂

“择校”与“占坑”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自2006年6月出台已接近四年。当下,我们的义务教育是否均衡了?似乎评价不一。日前有一项调查称,我们的“城乡义务教育应当说是比较均衡了”。这让人想起去年教育部有官员称,由于教育经费充足,乱收费已经基本杜绝。媒体报道:“此消息一出,全国人都笑了”。

“择校”是义务教育是否均衡的一杆秤。因此,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看,如果“择校”现象匿迹了,就可以认为义务教育均衡了。“择校”现象很严重,我们说均衡了,谁信!同样,如果“择校”现象匿迹了,就可以认为乱收费已经基本杜绝。“择校”现象很严重,我们却说乱收费已经基本杜绝,人们就难免不发笑。

除了备受关注的“择校”,“占坑”、“共建”、“条子生”,也是如今教育领域人们深恶痛绝的现象。“占坑”等于提前上车,“共建”就是集体占坑,而条子生等于是加塞儿。公交车始发站,人们等待车进站。排队已经成为习惯,乘客秩序井然。等到车来了人们可以上车时,才发现一些位子已经坐上人——这就是“占坑”吧?

“占坑班”的学生是占一个“坑”,可是“共建”呢?是占一片“坑”,少则几个十几个,多则几十个。有人说,这是集体“占坑”。那么条子生呢?等于是“加塞儿”,大家都在排队时、“条子”可以插在中间进一个“坑”。

一列车座位是有限的。如果正常排队,大家无话可说。现在有预先“占坑”的,有占一片“坑”的,还有加塞儿的。搅乱了秩序、破坏了公平。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对“占坑”、 “共建”和“条子生”愤愤不平的缘由。

北京市治理“占坑班”,可谓决心挺大。教育主管部门说,如果哪个学校涉嫌于此,示范校的牌子也要摘掉。那么,“共建”呢?“条子生”呢?

如果教育不均衡,搞“共建”写条子的人会拼命维护不均衡——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占便宜,他们成为均衡的阻力。如果教育均衡了,他们就会维护教育均衡,以免自己的孩子吃了亏。不知道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治理择校费的价值诉求是实现教育公平

11月1日,教育部网站发布了“关于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的指导意见”,从规范招生入学秩序、完善招生入学政策等方面向各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提出10项要求。其中最后一条提出,治理择校乱收费要有“时间表、路线图和任务书”,力争经过3到5年的努力,使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不再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

早在8月份就有媒体披露,教育部有关部门已经拿出了一个治理择校费的“具体方案”。和想象中的具体方案相比,教育部近日发布的指导意见比较纲领化,也比较粗线条,在细节方面并没有太多新鲜感。但不得不说,这个指导意见仍然让人感到震撼。因为面对积重难返的现实,要在5年时间里让择校费成为历史,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教育部敢于放出这样的话,至少表明有关方面已经对择校费忍无可忍了。

择校费是一种恶。除了极少数既得利益者之外,大概不会有人觉得择校费是个好东西。但是,从理性的角度考虑,又不能不承认择校费有一定的合理性。就像在重力世界里水往低处流一样,在教育发展不均衡的社会里,多数家长必然努力把孩子送到重点学校里去。在择校费出现之前,进名校的方式无非是托关系、找门路、写条子,背后是见不得天日的特权腐败。择校费则提供了一个不公平条件下的次优选择,它把优质教育资源以明码标价的方式“出售”给公众,在某种程度上也起到了削平特权的作用。

但是,择校费毕竟是一种于法无据又难以收束的乱收费现象,当它被社会无奈地接受之后,却渐有脱缰野马的势头,肆无忌惮地挤压着社会幸福感、摊薄公众福利、滋生教育腐败,并让教育不均衡现状日益固化。群众对择校乱收费不仅仅是“反映强烈”,而是已经到了憎恨的地步。治理择校费,可谓迫在眉睫。

择校是争夺优质教育资源,择校费是门票钱。要想从根本上治理择校乱收费现象,就必须实现义务教育的均衡化和公平化。当然,难题也就在这里。多年来,各地在治理择校费方面一再受挫,即缘于教育领域优质资源畸形集中的现象短期内无法改变。简单粗糙的行政手段和虚言恫吓的喊话,根本就拿不住择校费的脉。在教育大格局难有改变的情况下,地方上其实也没有抹平教育差异的动力。谁不愿意自己的辖区里多几所重点学校、示范学校呢?谁又会主动把名校的师资力量和设备“疏散”到薄弱学校去呢?在总体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地方政府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保长子”,也就是让重点学校得到更好的发展。所以,教育均衡化其实也不是削峰平谷那么简单,它既需要地方运用行政措施扶持薄弱学校的建设,也需要国家加大教育投入,满足义务教育的基本要求。如果优质教育资源不再稀缺,人们自然也就不必罄尽家财、效仿孟母三迁了。

教育部十条指导意见当然都能指向择校费问题的要害,但不能不提出的是,这些措施大多倾向于盘活现有的教育资源,以实行优质资源的互补和共享,对增量资源的配置改革却少有提及。少数学校过于拔尖并不让人担心,家门口的学校不给力才是最要命的。这些薄弱学校如何改造,或者说,义务教育的标准化以何种方式推进,恐怕还需要从全局方面加以考虑。如果把教育均衡化的责任推到地方乃至地方教育主管部门头上,恐怕最后还是会难见成效。

直面教育积弊无疑是需要勇气的,提出改变局面的时间表就更不简单。择校费犹如一种沉疴,要想治好它,光喝板蓝根肯定不行。人们在欣慰于教育部痛下决心的同时,也非常迫切地想知道,决策者的手中到底还有没有灵丹妙药。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