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字号:
教育部提出10项要求治理择校乱收费 引发多方争议
教育中国-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0-11-04 11:27  责任编辑: 香颂

   教育部提出10项要求治理择校乱收费

教育部网站1日发布关于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的指导意见,从规范招生入学秩序、完善招生入学政策等方面向各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提出10项要求。

指导意见指出,由于学校之间办学条件、教育质量存在差距,优质教育资源不能完全满足社会需求,产生了择校问题,择校乱收费问题也伴随而生,在一些大中城市尤为突出。

指导意见提出:

——规范招生入学秩序。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以下简称学校)以各种学科类实验班名义招生的行为。禁止学校为选拔学生举办或参与举办各种培训班的行为。禁止学校以任何名义和方式收取择校费。

——完善招生入学政策。按照适龄儿童、少年数量和学校分布情况,科学划定学校服务范围,公平分配优质教育资源。制定并执行把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合理分配到初中的政策。学校招生期间必须公布招生范围、招生时间、招生计划、招生程序等重要信息。

——加快薄弱学校建设。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加大改造力度,缩小薄弱学校与优质学校的差距,并努力办出特色。推进学校标准化建设,使区域内义务教育学校均达到当地办学标准。

——合理配置师资力量。完善教师聘任(聘用)制度,配足配齐合格教师。加大培训力度,提高整体师资水平。建立区域内教师和校长交流制度,逐步使学校师资配备基本均衡。

——共享优质教育资源。探索通过实行学区化管理、集团化办学、结对帮扶等多种模式,发挥优质学校的示范引领作用。不断提高教育信息化的普及水平和应用水平,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共享。

——支持发展民办教育。在保障适龄儿童、少年就近进入公办学校的前提下,进一步制定和完善推进民办教育发展的政策措施,依法办好一批有特色、高质量、能够满足人民群众选择需求的义务教育民办学校。

——加大舆论引导力度。引导家长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念,不盲目择校,努力营造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择校问题的良好社会环境和舆论氛围。

——持续做好专项治理。不定期开展专项治理工作。对各种违规收取择校费的行为要坚决查处,并追究有关单位和个人责任,要发挥专项治理工作的警示作用。

——健全完善督导制度。强化监管,建立治理教育乱收费情况通报制度,健全经常化、全方位的督导检查机制。

——务求每年有新成效。制订时间表、路线图和任务书,力争经过3到5年的努力,使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不再成为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

实际上,在教育部“红头文件”下发之前,全国各地要求治理择校乱收费的呼声由来已久。择校乱收费背后隐藏的正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均的重要问题。教育部治理择校费五年时间表是“缓兵之计”还是决心很大?

教育部“3到5年取消择校费”的时间表靠谱吗

明明是不合理的教育现象,为何还要允许其存在三五年?教育部凭什么保证三五年内就能取消择校费?教育部又为何将取消的时间表设定在三五年内?诸如此类的问题让人大惑不解。一位网友说得好,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搞研发、搞工程、搞育种需要时间、需要周期,一道命令就能解决的事情(违者严惩不贷)为什么要用五年时间?以我一贯来对教育部各类禁令执行情况的考察看,我实在不敢对上述指导意见抱多大指望。

从2005年8月29日,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的张保庆在新闻发布会上表态,高中择校费将来一定会取消(05年8月30日《华夏时报》),到2007年6月11日周济部长在全国规范城市义务教育收费工作交流会暨全国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汇报会上强调,要把制止择校乱收费作为城市义务教育收费治理工作的重点,力争在今年秋季开学使城市义务教育收费工作得到基本规范(07年6月12日新华社),教育部高层一再表态要制止择校费,可几年过去了,择校费取消了吗?非但没有,反而变本加厉,大有越演越烈之势。那么,此番出台的指导意见会否再次打水漂了呢?未可乐观。

因为这个时间表不是教育部独家制定了算的,它得取决于众多的社会因素。譬如教育投入。这是个老大难问题,喊了多少年的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达到4%,就是达不到。去年算是最高的,也只有3.48%。在教育投入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择校费的存在就有了现实土壤,因为它能解决教育经费不足带来的困难,减轻地方政府的财政压力。也就是说,地方政府乐意看到择校费的存在,而不希望将其取缔,从而加重地方负担。在得不到地方政府支持的前提下,单靠教育部“一个人战斗”是无济于事的。

再譬如,多年来形成的城乡教育差别、名校与普通学校差别,客观上已经制造了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教育质量的巨大差异,这种差异不是三五年能够消除得了的,在择校的现实条件得不到改变的情况下,教育部想在三五年内取消择校费谈何容易。

再说学生和家长要求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强烈愿望任谁也无法左右和改变,因为在他们看来,享受了优质教育资源就意味着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故此家长们削尖脑袋,不择手段,不惜工本,也要把子女送进名校。不让交择校费,可以,那我交捐资助学费总可以吧。法律没禁止捐资助学,家长乐意捐个三五万给学校又怎么样?可能的情况是,今后少了择校费这一名称,但会多出五花八门的其他名目,但择校的本质依然未改。

上述种种,都不是教育部能掌管的,这就像“减负”工作难以推进,应试教育难以推进到素质教育一样,择校费的取消也不是教育部一家说到就能做到的。别的不说,就一条问责制就会难倒教育部。这些年似未听到有哪位教育局长或校长因为择校费被撤职的消息,估计在未来三五年内,教育部也很难解决这一问责难的问题。这样,我不能不为教育部再一次捏一把汗:此番出手的“十招”,很可能又会打在棉花上,徒使教育部的公信力再次受损。

文章来源: 中国网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