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教育中国>>校园招聘留学>>求职>>职场动态 字号:
“蚁族”现象是年轻人在城市打拼的必经过程
教育中国-中国网 edu.china.com.cn  时间: 2010-08-24 07:26  责任编辑: 香颂

■ “蚁族”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但收入微薄,只能居住在城乡结合部

赤手空拳创造新生活,肯定要吃苦

本报记者罗震光

“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有坚强,我们虽然没有什么,可是我们依然还在幻想……”这歌词并不高深也不煽情,但在距离北京市区2小时车程的唐家岭村,6万“蚁族”将这首由两名北漂“蚁族”原创的歌曲《蚁族之歌》视为精神象征。这首歌也让3月2日来此调研的3位全国政协委员潸然泪下。

眼下,人们对“蚁族”的议论从他们的生存状态,上升到大学生就业、教育制度改革、全国如何均衡发展等领域。原本鲜为人知的“蚁族”突然间成了弱势群体的代名词。面对各种关心、热议,不少专家学者乃至“蚁族”本身却表示:用平常心看“蚁族”,辉煌人生从做“蚁族”起步。

许多人有“蜗居”经历

“这是青年人走出校门,在城市中打拼的必经过程。上海如此,纽约、东京早就如此。”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教授谈及“蚁族”现象时认为:“这是生活过程中的正常现象,现在铺天盖地地谈论,其实是过分渲染了。”

上海社科院城市与房地产研究中心副主任戴晓波用自己的经历举例:“工作了3年,我成了高考恢复后的第一届大学生,4年本科3年研究生,28岁走出校园时,一穷二白,和父母家人5口人挤在一间房子里住。”在工作过程中,戴晓波因为能力、资历、社会地位等各方面因素的不断上升,先有小房子然后住进了大房子。“我算了一下,大学毕业后一共搬了10次家。生活本来就是这样,走出校门就想拥有高收入乃至买房、置业,这种想法才是真正的空中楼阁。”

正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经济学者张兆安表示,在上海,像他这个年龄层的基本都有过“蜗居”经历,这是时代的烙印。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尤其是外地来沪就业的大学毕业生,“蚁族”的经历也是时代的烙印。“赤手空拳创造新生活,肯定要吃苦的。”

“夹心层”需要公租房

过去更多是和“国家”“法律”等词联袂而出的“尊严”一词,在本次两会中,高频率地单独出现。“要让公民生活有尊严”,是本次两会的一个新点也是热点。

针对“蚁族”而言,他们面临的最直接困难是:住房问题。

政府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来适当改善“蚁族”的居住困境,是目前情况下比较合适的方法。北京、上海、江苏等地都将在今年依照规划、利用存量建设用地发展公共租赁房,鼓励各经济园区建设公共租赁房解决园区内员工的住房问题,鼓励企业参与建设公租房。

张兆安认为,当前的住房需求呈现“橄榄形”,一头的高收入者应该通过市场化方式解决住房问题,另一头的低收入人群应用保障性住房的方式解决住房问题。至于中间的“夹心层”,他们大多是进入城市的白领、务工人员以及有刚性需求的婚龄年轻人,这就要用“保障+市场”的方式解决。

张兆安建议,为了满足年轻人的住房需求,当前不仅要大力建设经济适用房,还要建立层次丰富的房屋租赁市场。廉租房是托底型租赁房,此外还要有单位租赁房、公共租赁房、人才公寓、青年公寓等,满足不同层次年轻人的住房需求。

“蚁族”或将推动教改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公开表示,“蚁族”的主要问题是就业难和收入低,这既有大学持续扩招和金融危机的影响,也有高等教育与社会需求脱节等深层次因素的制约。我们最好不要让“蚁族”群体越来越扩大,这对教育来说是一种悲哀,对在校的大学生来说是一种打击,对国家的未来发展也是一种损伤。

彭希哲认为,高校专业设置落后,分类不合理,已严重影响了毕业生的就业问题。他说:“我们的高校似乎都在以培养白领为目标。”彭希哲以近年来各校都在增设金融专业为例,“据我了解,许多金融专业毕业生千辛万苦终于进了银行,看似专业对口,其实却是在柜面点钞票,这绝对是教育资源的浪费。”

全国政协委员柯惠新表示,“蚁族”构成中,有城市待业青年,也有农民工,但最受关注的是未就业或低收入的大学毕业生。今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将达630万人,而往届没有就业的毕业生仍有数百万人。

戴晓波在数年前就做了关于“校区、社区、高科技产业园区”三区合并的课题。他说:“在西方经济发达国家,这三区往往是叠加、重合的,大学生在校期间,就是和当地社区、产业园区磨合的过程。毕业后,对于能否在此工作、生活早就心中有数。而在上海,现行教育体制下的校园是封闭的,这造成了学生和社会、工作环境的脱节,延长了磨合期,也人为加剧了就业难和工作、收入不理想的状况。”

中国大学生并没过剩

在未来一两年内,“蚁族”有可能加速增长。陕西省人大代表贺向东在陕西省两会上建议高校扩招的步子要放缓甚至停止。有观点认为,中国大学生已进入过剩阶段。

无论高校扩招是否放缓或停止,一些两会代表和专家学者都认为,中国大学生并没有过剩。“蚁族”的迅速膨胀是因为中国各地发展不平衡,导致人才向京沪穗深等一线城市和东南沿海地区集中。另外,经济结构偏重中低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发育严重滞后也是重要原因。

此次全国两会期间,关于如何提高中西部地区和二三线城市魅力,吸引“蚁族”迁移,成了热议话题。针对“宁在大城市做‘蚁族’,不愿在家乡当‘贵族’”的现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郗杰英说,要吸引大学生去中小城市和乡村就业,政府要给予更完善的配套服务。“不需要教育年轻人怎么选择,重要的是通过政策来引导。”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信阳市市长郭瑞民说:“我们将出台相关政策,如设立创业引导基金、提供创业平台、实行技术合作入股、实施税费优惠和重大贡献奖励等,同时,适当提高高科技人才的工资待遇,落实好住房和社会保障,吸引‘蚁族’,尤其是信阳籍‘蚁族’回信阳工作。”

郭瑞民为“蚁族”描绘了一幅美好的创业画卷,也为全国二三线城市带了个头,但这幅画卷还处于“将出台”状态。对于那些急于引进“蚁族”人才的各地政府来说,两会中的舆论造势,既是出台新政的免费宣传,也是督促落实的预备铃声。

(新民晚报)

文章来源: 新民晚报 发表评论>>
[我要纠错] [推荐] [收藏] [打印] [ ] [关闭]
网友留言 进入论坛>>
用户名   密码        
留言须知 版权与免责声明